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ofo:单车共享平台 用1辆车获N辆使用权 服务70万师生

财经 Chumhum News 493℃ 0评论

2015年5月13日晚上,薛鼎买好机票,回到1800公里之外的北京与团队汇合。

ofo:单车共享平台 用1辆车获N辆使用权 服务70万师生

文| 铅笔道 记者 韩正阳

导读

2015年5月13日晚上,薛鼎买好机票,回到1800公里之外的北京与团队汇合。“ofo”创始人戴威告诉聚齐后的团队成员:“‘ofo’的最后一个骑行团结束。”

“做出这样的决定,大家是痛并快乐着。”戴威犹然记得,决定做“ofo骑游”(2014年底)时,团队成员意气风发的样子。“单车+旅游是当时‘ofo’的业务形式,也是每一个团队成员爱好在工作上的延伸。”

项目刚成立,‘ofo’获得唯猎资本150万天使轮投资。

但是项目推进过程中,问题也接踵而至。“骑游对线下资源的要求非常高,要跟酒店、客运、当地向导等多方打交道。‘ofo骑游’前后坚持了半年时间,组成大大小小十几个骑游团。当时大家都觉得,如果按照传统旅行社去做,违背了创业初衷,也无法实现大规模增长。”

与此同时,“ofo”新一轮融资也不太顺利。穷则变,戴威和团队成员商量后决定转变方向,做校园单车共享。

“ofo”号召大学生群体无偿将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车辆归‘ofo’所有,然后车主获得所有车辆永久免费使用权。其他用户也可以通过微信服务号或者app,获得ofo共享车辆的解锁密码,按照使用时间和距离付费。

变则通,5月份以来,戴威从母校北大起步,推动“ofo”单车共享,峰值时仅北大订单量就将近5000。目前“ofo”已经覆盖北大、人大、北航、农大、地大、北语(地大和北语相邻算1所)等5个北京院校

ofo:单车共享平台 用1辆车获N辆使用权 服务70万师生

◆ 北大校园骑着“ofo”单车的同学

10月底,“ofo”完成Pre-A轮900万融资,投资方为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

注:戴威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兴趣也能当饭吃

2009年,戴威进入北大,成为一名新生。百团纳新时,热爱骑行的戴威加入了北大自行车协会。1995年成立的北大车协,是北大三大社团之一,也是戴威的“福地”

“团队的几个创始人,都是我在车协认识的。当时我们第一次拉练,是在凤凰岭,我跟巳丁住一个帐篷。”戴威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微微一笑,似乎想起了什么,“他骑了一辆老款26永久,一路上坏了20多次,帮他修车,然后大家就认识了。”

除了张巳丁,“ofo”其他两位联合创始人薛鼎、于信也是其在车协认识的好友。“我们非常喜欢骑车旅游的方式,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到了14年,大家想一起创业,把这种生活方式推广给更多的人。”

提起旅行,有人喜欢徒步,有人喜欢自驾,有人喜欢跟团……戴威认为,骑行能让游客充分享受旅行过程。“但是,市场上已有的骑游产品缺乏特色,我们想让骑行变得简单,让旅游变得有趣。”

戴威带着创业想法见了投资人,团队出色的教育背景以及对骑行的热爱,打动了唯猎资本。11月底,双方签署协议。1个月后,150万天使投资到账

第一站台湾

12月,“ofo”团队开始筹备第一条骑游线路——环台湾岛。

我们先自己探路,提前做功课,如沿路住的青旅,当地的特色小吃……”为了确保骑行路线不出现差错,骑行团的领骑特意均从当地人中招募。

线路筹备好之后,团队组织大家报名。“主要是通过朋友圈宣传的手段,毕竟是第一次组织,还是希望熟人一块,有事情大家可以相互理解。”让戴威比较意外的是,团队策划的骑游线路吸引了不少陌生人报名。

报名之后,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办通行证、办机票、办签证,当地自行车的租赁,沿途的吃住,这些都要提前安排好。”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时间到了1月底。参加环台湾岛骑行一共12个人,最小的9岁,最远的从成都赶来。

1月26日,骑游团队出发来到台湾岛。尽管做了万全准备,骑游还是出现了意外

“一路上遇到的突发情况很多。比如我们规定骑车过程中不能拿手机拍照,但是有一个成员觉得景色太美了,就单手扶车拍照,结果撞到障碍物,导致暂时性失忆,连为什么来台湾都忘了。当时我们吓坏了。”

2月6日,“ofo骑游”的第一次骑行团在磕磕绊绊中顺利结束。回到北京后,戴威算了一笔账。“活动从12月筹备,2月结束,每个人的报名费是8999元,利润是1000多,整个团下来,一共仅挣10000多元。”这样的数字对一个十几个人的团队来讲,有些少

环台湾岛骑行结束后,一直到15年5月,戴威又组织了十几次骑行团,足迹到过海南岛、济州岛、青海湖、云南等热门的旅游地,报名非常踊跃。“每一条线路都是我们一点一点跑下来的,这个阶段的‘ofo’像是一个传统旅行社。大家做得比较痛苦,已经背离当初创业的初衷。”

停掉骑行团

2015年5月13日,青海湖畔,湖面候鸟相与还林。此时,“ofo骑游”青海湖之旅也已接近尾声。作为领队,薛鼎一脸疲累。他从地上操起一块石头,朝水面扔去,石头在水面蹦跶三四下后,沉了下去。

手机忽然响了。薛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是“ofo骑游”的创始人戴威打来的

“你收拾下东西,带着大家回来吧。”

“行程安排是后天……”薛鼎觉得有些奇怪。

“项目准备转方向,不在一个地方上死磕了,你们找个时间回来吧。”

“好,就等你这句话!”

13日当晚,薛鼎买好机票,回到1800公里之外的北京与团队会合。戴威告诉聚齐后的团队成员:“‘ofo’的最后一个骑行团结束。”

“酒店不是你的,大巴不是你的,当地向导不是你的,所有这些资源你都得去谈,都要合作,导致一个团下来成本很高,利润空间有限。你手上得有一个核心资源才可能把旅游做起来。但‘ofo’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队伍,大家基本上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做骑游的半年时间,戴威看到了团队在旅游产业链上的资源劣势。

停掉骑行旅游团,大家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骑行是大家的爱好,另一方面,我们做的又不是互联网公司的事情,顶多是以互联网为工具吸引大家报名,这违背了我们的创业初衷。”

停掉骑游之前,戴威还试着接触了一些投资人,投资人对项目的看法则是:很难做大规模

自行车界的“uber”

停掉骑游后,“ofo”开始寻求项目转型。

“吸取以前的教训,我们首先考虑了自身的资源。为什么骑游项目做得这么痛苦,因为我们面对的更多是白领群体。而我在15年6月份才毕业,团队最熟悉的莫过于大学生。”

于是,戴威将自己的目标群体定位在大学生。

“其次,自行车是我们热爱和熟悉的,我们都想坚持这个方向。先后换过几个想法,比如智能停车棚,能定位,还能防盗。但找工学院的同学聊过之后,大家都觉得难度太大。”

5月初夏,戴威在吉野家和张巳丁一起吃饭,两人不约而同地聊到了“共享”。“在大学生群体中,自行车的保有量非常高,但都处在一个非互联网化的阶段。”戴威设想,能不能通过互联网将大学校园里面的车都共享出去?

两人从早上一直聊到下午两点。“ofo”的新方向很快就确定下来——单车共享

听起来有点像自行车界的“Uber”,但该模式将面临两大难题:1、车从哪来?2、如何共享?

“车辆的来源我们瞄准了大学生群体。我们号召大学生群体无偿将自己的自行车交给‘ofo’:车辆归‘ofo’所有,我们将车辆喷绘、上牌。车主获得所有车辆永久免费使用权。其他用户也可以通过微信服务号或者App,获得‘ofo’共享车辆的解锁密码,按照使用时间和距离付费,比如1分钟1分钱,1公里4分钱,2块钱封顶。”

当然,让车主把车辆共享出去(车辆已经不属于车主),难免心里会有一道坎。”好在大学生群体非常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他们有共享的观念和开放的心态。而且对于车主来说,这并不影响其使用自行车,反而他能免费使用更多的车辆。”

而“ofo”车辆共享的手段有点像Uber。用户如果在附近看到“ofo”共享自行车,可以通过微信或者App输入车牌号,获取密码。“这样,所有的自行车通过车牌实现互联网化,载入我们的数据库。”

覆盖北大

模式想通之后,戴威和团队的小伙伴买了共享自行车需要的车牌和密码锁。万事俱备,只差自行车了,戴威将目光瞄向北大

◆ 每辆“ofo”单车都有专属车牌

6月,“ofo”的官方微信号先后发布两篇文章《我们有一个梦想:让北大人随时随地有车骑》和《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文章列举了大学生用车面临的种种不便,设想了让每一个北大人随时随地拥有自行车的场景,在大学生群体中引起强烈共鸣,点击过5万

“当时北大同学的朋友圈已经刷屏了,我们号召两千名车主加入‘ofo’计划,你把车拿出来,就可以拥有这两千辆车的使用权,一换两千。大家都说,哇,这不是实现共产主义了嘛。”戴威笑道。

6月份,通过朋友圈、社团的各种宣传,“ofo”一共拉来600多辆自行车。同时,戴也加快了线上系统的开发进度。

9月8日,“ofo”正式上线。“我们特意挑这个时间(开学)上线,让大家使用我们的产品。那会儿,我们的共享自行车不到1000辆。”

上线三天后,日订单已经破千。到十一期间,日订单已经超过3000,最高时日订单超过5000(10月22日),已有车辆将近2000。“我们很兴奋,这只是一个校园的成绩。”

“到处都有车可以骑,学生觉得很方便,而且共享车辆的车主可以免费骑,没有共享车辆的用户租用也很便宜,1公里4分钱,2块钱封顶,基本也等于免费在使用了。”用户的租金用来维护“ofo”车辆的维修以及项目的运营。

戴威称平台上付费订单是一个很小的量,“ofo”是一个规模回报的项目,将来用户达到一定量级后可能会通过广告收益,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盈利模式。

五校扩张

10月底,北大的市场稳定以后,戴威开始考虑将模式复制到别的学校

“我们当时选了五个学校:人大、北航、农大、地大、北语,和他们的学生会、社团之类联合推广,在微信上、校内做传播。并推出‘一换N’计划:你贡献一辆车,可以永久无偿获得N辆车的使用权。”

五校扩张的过程中,“ofo”得到了很好的反响。“我们用了一些很常见的互联网的玩法,比如你完成一次订单,可以生成红包发给朋友,效果很好。”目前,“ofo”每天的订单已经上万

业务在顺利发展的同时,“ofo”的融资也提上日程。“当时北大的数据出来后,很不错,我们就找到天使的投资方谈了一下,他们当时决定继续投我们。”10月底,“ofo”完成Pre-A轮融资,融资额900万,投资方为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

我们现在集中在改善用户的体验方面下功夫。有用户反映一直输密码比较麻烦,使用固定密码也会带来很多问题。团队正在研发智能锁,用户用手机靠近就可以解锁自行车。”预计到春节开学后,智能锁系统就能上线。

◆“ofo”团队

现在,“ofo”已有5000辆自行车,已覆盖北大、人大、北航、农大、地大、北语等5所高校(地大和北语相邻算1所),日均订单量超过16000,最高时超过20000,累计服务在校师生70万次。“今年年末我们有个‘135’的目标,就是日订单量100万单,300万用户群体,覆盖500所大学。”

读完文章,求报道的创业者请加微信号H–boy;

文章原创,如需转载,请加微信号meera003;

点击“阅读原文”进一步了解铅笔道;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ofo:单车共享平台 用1辆车获N辆使用权 服务70万师生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