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颠覆你常识的谷歌Adsense团队

科技 Chumhum News 498℃ 0评论
本刊记者 王众
  以往见到的Googler们,无论是来自美国总部的创意总监,还是中国区的技术达人,总是一副休闲打扮,典型的GEEK文化。但这次的Adsense团队却很有大企业风范,这在充斥着T恤和牛仔裤的谷歌中国总部里反而显得格格不入。这栋大楼里并不是宅男当道,无论是在开放的办公环境、还是喧嚷的谷歌食堂,看上去女性显得更多些。商业合作部也是如此,而且不是咄咄逼人的女汉子,她们的温言软语、细声细气,让人忍不住想问:“在商业谈判和团队管理中,如何占取主动。”
请听我把话讲完
  现担任Google大中华区及韩国商务合作部总监的王莹喜欢穿桃红色外套,不必是套装膝裙,但一看就是干练的职场女强人,直到我们坐下来开聊。
  从她对桃红色的偏爱,很容易令人联想到谷歌多彩的工作环境和企业文化。可她口中的答案竟是:“我某一段时间会对某个颜色特别喜欢,就会一口气买几件。这个颜色的登场时间较久,是因为为了带孩子,我已经很久没去逛街了。”
  对于王莹和她的同事毛静来说,谷歌的弹性工作制实在是新妈妈的救星。她们可以基本上跟随小朋友的作息早起,一大早就到公司处理来自全球的业务交流,然后4、5点钟就下班,陪着宝宝到他们8点钟睡觉,再加会儿班儿。而不必担心朝九晚六的打卡,不必郁闷心急火燎在晚高峰的厮杀中赶到家,看到孩子已经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当了妈妈的缘故,王莹说话有种娓娓道来的感觉,不疾不徐。她毕业后就诺基亚的市场营销部门工作了近5年,之后的也一直战斗在跨国企业的这一领域。说是战斗一点也不夸张,这一行要吸引客户、说服合作者、参与商业谈判……他们很重要的战斗力就是语言的力量;而且跨国企业还要用英语商谈,具体场景可以参见好莱坞的商战片。
  王莹不紧不慢的语速在那些说话不喘气儿的“练家子”跟前,插得上话吗?“我去美国读书之前也是快节奏,走路像跑,说话不停。但工作六年后,我到北卡罗来纳大学读MBA,那个城市生活闲适。走在马路上,即使不认识的人,也会跟你打招呼。那两年让我一下子变慢了。”
  “但到了工作中,有的时候就有人不给你说话的机会。我一开始也特别有挫败感,后来我总结了一个小技巧,对对方说‘你听我说完’。我觉得慢不是缺点,我还是可以很坚定、自信。”
    王莹称得上是个职场幸运儿,从鼎盛时期的诺基亚,到因特尔,再到谷歌,她总是能被首屈一指的大企业赏识,并对自己的工作乐在其中。她的职业发展史也注解了给自己的形容词“坚定”、“自信”。比如王莹本科时学的是会计,“我用了整个大学时期证明了一件事儿——我绝不会去做会计”,之后她一头扎进了商业合作领域,即便到任何一个公司时都缺乏专业背景,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自信——学呗。
    “我是一个quick learner,而我工作过的公司都有很好的培训体系和学习氛围。差不多一个星期,在专业方面就能上手了。”
颠覆你常识的谷歌Adsense团队

读书的总价=你的日薪
    说起学习和内训,谷歌中国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是谁,这可能要问大中华区商业合作部高级经理李东朔了。他最近升级奶爸,但陪女儿的时间却是以“几十分钟”计,职场妈妈们分配出来的固定亲子时间仍然是他雷打不动的阅读时间。
  对于李东朔来说,“生命在于学习”绝非虚言,而是他的生活写照。除了形而上的情操之外,他有两个公式:大学期间所读书价格的总和=第一份工作的月薪,工作期间读书价格的总和=以后的日薪。所以如果你希望一天挣一万块,那你就读一万块钱的读。一本书平均三四十块,一万块可以买近三万本书。如果一个月读一本,读完三万本书需要三十年,职业生涯正好过去了。如果一星期读一本书,基本上也需要读六年左右。
  这么一算倒有两个启示:第一,“书中自有黄金屋”是古人智慧;第二嘛,捧着书不入心的人就不要再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我喜欢阅读”了,日薪透露了一切,反驳都难。
  而且有了李东朔独家的量化标准,也就省去了一个后生晚辈们最常问的问题和借口:“读什么好呢?”3万本书,只要不是诚心一头扎进没营养的书籍里,获益匪浅是必然结果。
  李东朔是个书虫,但绝不是书呆子。跟他聊天颇有一番陆王心学讲究的“行知合一”的感受。在他的经历中,实践和学习总是配合在一起的。比如这个讲求效率的工作狂上了6年大学。
  “我读了四年计算机和两年法律。”为什么不以考司法证为目的学法律?成绩拔尖的李东朔在大学暑假和几个同院系的学霸师兄成立了一个工作室,主动联系一些公司为他们开发软件。“我们当时有一间很小的办公室,白天坐在办公室里编程,晚上就睡在各自的桌子底下,在那度过了好几个月的时光。”
  但快乐的日子就像七彩祥云的传说,你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其中一个项目结款的时候,李东朔和师兄们怎么也想不到辛苦了几个月的结果是,“按照合同,我们非但收不到款,还要提供终身后期服务。”
  这一段经历让李东朔以“学以致用”的成就感开始,“出如其来的成功导致的”不安全感为过程,最终以“被狠狠踢进坑里”的迷茫、不解、不甘结束。真是多么痛的领悟。“这些痛苦、迷茫促使我学法律,促使我这些年坚持读这么多的书。”也促使李东朔标准化、职业化的做事风格。
  但这不等于他是一个只讲大道理的人。相反,他一定有理有据。比如采访结束,要拍照的时候,他拎来了两套不同款的西装和3件不同色的衬衫,请摄影师搭配。“你在奇怪我为什么坚持西装革履吗?给你讲个真事儿:几年前我们这儿有个新来的小伙子,以谷歌和这里的工程师文化为荣,去跟别人谈合作也是穿带着谷歌标志的T恤衫,特自豪;结果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你是没钱买西装吗?’你看,即便在同一家公司,分工不同,着装也要有讲究。有的同事整天都坐在电脑、电话前,穿得舒适些很好,但我的工作是见客户,而且是大公司大客户,那么得体的西装就是标配。”
职场乖乖女
  和王莹、李东朔身上的职业范儿不同,毛静人如其名——瘦瘦小小、安安静静,穿着民族风的上衣和牛仔裤。她说:“我负责表现团队活泼的一面。”细声细气的,像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而不是已经工作了6年的团队领导。
  毛静一毕业就来到了谷歌的商业合作部,从做简单的email回复开始,到现在负责中小合作伙伴关系。遍布中国的发布商们大概很难想到,为他们提供指导、给他们寄支票的导师般的人物是这样一个温柔瘦小的姑娘。
    毛静和AdSense有个共同的关键词——成长。这也可以从她客户的成长中反应出来。2006年,新人毛静接触过一个网站,当时的创始人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希望可以坚持下去,所以放弃了找工作。但网站运营的费用不能靠啃老维持,当时的AdSense也仅仅发展了3年,他们成了其中的一员。有了AdSense的自动分配,他们终于可以把所有的精力用在经营网站上。
    “我跟他们有比较密切的合作和沟通,指导他广告的位置放在哪里更合适,内容如何展示才能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等等。随着AdSense越来越专业,我们有专门的团队提供广告位优化的建议、还有专门的团队为网站提供内容发展的建议。这个网站的创始人很能坚持,上一年他们已经成为了整个细分行业全国老大。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的大客户了。”
本文刊于2013年第15期《世界博览》
颠覆你常识的谷歌Adsense团队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颠覆你常识的谷歌Adsense团队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