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阿里巴巴副总裁对话清华博士:关于区块链认知的对话

财经 Chumhum News 888℃ 0评论

以下对话中:

“高”代指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研究院院长 高红冰
“韩”代指清华大学博士生、I-Center导师 韩锋
地点:阿里巴巴研究院


高:关于“区块链”的认知,我们在微信群里已经有很多交流,但是不系统。

0883d318af2a35d4223902f74922f778.jpeg

关于“区块链”,我需要向你学习,需要同你讨论并进一步求证几个问题。第一,当我们谈论到“区块链”(Blockchain)时,这个概念应当如何翻译?我也把这个话题发在了群里,有许多人进行了回应。第二,“区块”这个词的意思,你拆开来理解“区”和“块”,很简单。如果是对“区块链”已经有所认知的人,反过来看这个词语时,会觉得“区块”的确较好地保留了“Blockchain”这个单词的意思。但是,对于不熟悉“区块链”的人,会认为这个词很生僻。第三,朋友圈中回应的人提到,刚刚把 “移动互联网”搞清楚,突然又冒出了“区块链”,认为技术与时代变革很快。但是,严格来讲,这说明人们对于“区块链”这个概念的认识还很模糊,“区块链”界定需要进一步探讨,“区块链”的应用场景,还需要开发和梳理。

fecd2834dcafb844df164205aa56de3c.png

韩:其实互联网当时也是从好几个词组合过来的。

高:对,互联网(internet)这个词当年存在多种解读,比如,当时翻译成“因特网”,在政府文件中广泛使用这个概念。即使到了今天,争论仍然在进行之中,主要是由于互联网技术在不断升级演进,人们对于互联网的本质,存在着有各种讨论和争论。甚至延伸到“互联网思维”的讨论。当年,甚至有人认为,internet=inter+net。台湾翻译成“网际网”。但是,今天来看,互联网真正革命性的起点,始于1973年发明的TCP/IP协议。

3f221e7f6f2900a90feb99323329f962.jpeg

韩:我一直坚信互联网是全人类的基础协议。TCP/IP协议其实极其简单,妙就妙在这里。它用简单的代码协议解决全人类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俩传递信息怎么能保证是信道可靠?如果没有这些基础协议,我们会变得很困扰。在过去,传递信息首先会受到“中心控制”的制度限制,其次还有地域、物理上的限制以及成本的限制,而这些限制现在被打破了。
“区块链”正是这个基础协议的升级。我们依靠第一代互联网保证信息传输没有问题了,但是你给我的信息是否是真实的?这一点我没法证明。所以互联网一度让人认为上面的信息都是假的,作假太容易。即使现在也是这样。这样一来,想解决这个问题,计算机就需要克服“拜占庭将军”问题。假设一群将军互不信任,其中一定有坏人,但只要保证坏人不大于将军的三分之一,计算机就存在一个算法,能保证将军们达成的共识是真实的。

116c3dc1a8e2c03e0438e2070841ab14.jpeg

“比特币”和“区块链”尝试解决的是重复支付的问题。按理说如果每个电子货币都不依靠中心,让人感觉防止重复支付是无解的。谁都会想作假,去蒙骗别人来占便宜。而“比特币”就是依靠一种机制,即全网记账。我研究量子信息,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币机制是压缩虚假信息,依靠挖矿的能量付出,来压缩和筛选出可能的重复支付交易信息。我在清华一次课上讲到这个问题(请参看本书译后注:区块链的人工智能),其实这就是一种类似量子计算的分布式人工智能。
中本聪写的“比特币”的基础协议很简单,协议就是盖时间戳,全体矿工一起记账,一起公证,而不是相信一个人,每十分钟确认一次,这就形成记录了全网这十分钟所有正确(没有重复支付)的一个账本数据库“Block”,我们称之为“区块”。如果大家都一致,达成共识,叫做共识机制,那么大家就承认这个区块上的信息是真的,原则上不可篡改(修改按协议需要控制全球挖矿记账51%以上的算力),然后每个合法的区块连成一个个链条,就是区块链,形成一个分布式共识数据库,未来会成为全人类真实信息的共同来源。这个机制的熵压缩非常大,把你可能做的假账和欺诈的混乱都筛除掉了。

70bce0921a5b0cb0cdfead2b8823f214.jpeg

最近,我和德勤的一位亚太合伙人在写一篇文章。德勤正在准备大量使用“区块链”。“区块链”对于德勤这样做审计的事务所来说太有用了。原来最头疼的就是被审计的公司做假账怎么办?如果被查出来,负责审计的单位是要承担责任的。所以,为了严防假账,他们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一般来说,使用“区块链”,这个问题就可以很好地获得解决。全球数万用户、德勤和监管机构共识记账,可以追溯,不可更改,记账都是盖了时间戳的。这样审计成本一下子就下降了。现在才刚开始使用“区块链”,据说成本就下降了好几亿美元,所以未来德勤绝对会花很大力气做这件事,毕竟他们每年审计收益是三百多亿美金。德勤如果参与到区块链技术中来,情况绝对就不一样了。

16573189a9108f13ba22a97f947a9324.png

高:这就叫做数据化会计?

韩:对,信用成本下降,而且是全球化的,解决了原来最头疼的问题。“区块链”远不止用于金融、财务、审计,还可以用于其他更多的领域,比如,最近在讨论智能化城市。泸州市科委来探讨的就是当地特产的可回溯性。任何品牌特产,都是因为造假的人而导致市场被破坏。怎么做到可回溯?如果区块链和物联网结合,从产地就开始全网公证,那作假成本就非常高了。就好像比特币系统,做假币需要几个亿的成本,让作假跟你盗取的利益相比不成比例!

高:明白。我在想,对于“区块链”的认知,在还没有大量应用场景的初级阶段,如果没有充分的好奇心,一般人是听不下去的。在“区块链”面前,当人们一旦把自己归类到从事某一个行业或者学科领域研究,对“区块链”的认知就会止步。

b1ac635baa71f778a04edfb2461520ef.png

这些问题,似乎回到了“元问题”的讨论,就是所谓的不可测量,进而带来了不可测的定义。如果我们只是在概念上进行定义,本身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如果没有实际的测量作支撑,那么定义就会有争论。这就成了一个“是非问题”,而不是一个“真相问题”。是非的问题就是你认为你有自己的体系,他则坚持自己的体系,两个体系放在一起,是不可验证的。所以测量共识本身是很重要的。
那么为什么会有不可测量?我举个例子。人的神经系统是不可测量的。或者说,人死了,那口气没了,这里的“气”是不可测量的。它没有重量,甚至没有电波。这个不可测量的背后,却是人体的不同生物系统连接在一起时,共同产生了神经功能系统。不可测量,那么你只能说相信,或者靠着感知、经验去抓住某个东西,但这不是大众能够抓得到的。那些气功大师、做针灸的、号脉的人,我相信是有这种功夫的。但这不是大家抓得住的。
这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区块链以及你说的智能这个概念,尤其是智能,其背后是存在着一种“计算+数据+算法+存储”的逻辑。那么,不可测量也就是刚才我们讲的量子论的结果。


756cd355376cd70d6233eeb12920798b.png

本文节选自图书《区块链:新经济蓝图及导读》,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美)梅兰妮·斯万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12月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阿里巴巴副总裁对话清华博士:关于区块链认知的对话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