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被拒签的斯坦福女硕士: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谁会有呢?

社会 Chumhum News 3449℃ 0评论

优秀女青年于童拥有英国牛津大学法学学位、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MBA)的漂亮学历,曾在香港大型国际律所担任律师,去年又加入由斯坦福教授创办的硅谷新创公司,但在4月H-1B中签后,仍被两次要求补件,在10月最终被拒,60天内需离境。将在28日启程离美之际,她质问川普政府:“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谁会有呢?”

英牛津硕士 斯坦福MBA 抽中H-1B

来自中国山东的于童大学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从英国牛津大学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后,取得香港律师执业资格,成为一家顶级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014年,她来美攻读MBA,去年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毕业后,加入与教授共同创办的科技公司,着力于数据优化。和大部分中国留学生一样,于童在今年4月提交H-1B申请,月底便得到中签通知。

于童指出,当时马上致电中国的父母告诉这一好消息,还和朋友们举一起吃饭庆祝。谁料,在川普总统“雇美国人,买美国货”的行政令下,今年H-1B申请者遭到前所未有的严苛审查。

7月、9月皆获要求补件 10月竟被拒

她表示,当7月收到补件(RFE)要求,要求证明其工作岗位属于“专业职务”时,颇感意外和震惊。母亲在6月时被诊断出癌症,要在7月做手术,但自己在H-1B未获批前离开美国,很可能将无法再返美,于童表示,父母坚持让自己留在美国处理好签证事宜,而在漫长的准备补件材料和等待中,加上担心母亲病情,“都急出抑郁症了”。

补件寄出后不久,于童9月再一次被要求补件,提出的要求和第一次几乎相同。她还发现,在史丹福商学院同一级的国际学生中,今年申请H-1B而被要求补件者,竟有数十人之多。于童再度提交补件,还包括一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推荐信,但在10月11日,USCIS一纸拒信,同时要求60日内离境,彻底打碎她的美国梦。

经历写成观点文章 发表《纽约时报》回响热烈

于童将此经历写成观点文章,24日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引爆剧烈反响;不但网路留言近千,甚至斯坦福商学院院长Jonathan Levin亦发来电邮关注。于童表示,领英(LInkedin)帐号一天里新增上千读文章后慕名而来者,或表达对她遭遇的同情和共鸣,或尝试给予帮助和建议,甚至有加拿大公司向她发出工作邀约。

“我们失去梦想 美国失去我们带来的价值”

“美国因为反移民情绪而失去了许多有才干的工作者,这不仅对于我和同学来说是令人失望的打击,而且也打击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于童在这篇名为“谁能符合H-1B签证资格呢?”(Is Anyone Good Enough for an H-1B Visa)的文章中写道,“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声称要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的政府会急于摆脱我们。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梦想,而美国失去了我们所带来的价值。”

“和我同样遭遇的人 无法承担发声的风险”

于童表示,“很多和我同样遭遇的人,无法承担发声的风险”。虽然考虑过发表该文,或许对今后再申请赴美会有不利影响,但觉得有责任让此议题获得更多人关注,“三年前选择来美国,吸引我的是包容、自由、开明的价值观。”忙着打包行李将于28日离美,于童说,尚未决定回中国之后的职业去向,但终于能好好陪伴、照顾刚做完手术的妈妈。

于童和赖斯教授(美国前国务卿)在斯坦福商学院课堂上

下文为《纽约时报》所刊载的原文:

六个月前,我中了彩:在申请外籍技术型员工的H-1B签证时被抽中了。我打电话给兴奋的父母,还跟朋友们一起庆祝。我来自中国青岛,拥有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计划留在硅谷,参与创建一个新公司,它应用一种前景光明的新技术,改善对数据的使用。我非常高兴,因为从过去的经验看来,在抽签中被选中是一个保证,申请人至少可以在这个国家居留三年。

但在7月底,我从移民局收到了可怕的进一步补充材料的请求(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我提供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所要求的额外信息。9月,我再次收到请求,于是再次递交了材料。最后,10月11日,在举行庆祝半年之后,我得知自己被拒签了。

我曾在中国和牛津大学获得法学学位,在香港一家顶级国际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三年前来到美国攻读MBA,毕业后加入一个创业公司;如今我被要求在60天内离开这个国家,到今天还剩17天。

过去,一旦在抽签中被抽中,你的H-1B签证申请就将被移民官员接受,这是十拿九稳的。在2016年,这种概率大约是87%;但从4月开始,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当时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宣布,对H-1B计划的高技能申请人增强审查措施,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对这一签证计划提出改革建议。

根据移民统计数据,虽然目前尚不清楚2017年迄今批准的申请占总申请人数的百分之几,但收到的进一步补充材料的请求(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比去年增长了44%。这强烈暗示着特朗普上任后,遭拒签的人数增加了。

很多和我一样的国际学生遇到和我类似的情况。有些人从谷歌、苹果和普华永道等公司得到了工作职位,但他们的签证申请遭到拒绝,或者根本没有进入抽签程序。对那些雇主只在美国拥有办事处的人来说,失去抽签资格就意味着失业和回家。他们的技能本来即将为美国经济做出贡献,现在却无法在这里施展。

有些和我一样在今年春天被H-1B抽中的同学还在等待结果。特朗普政府于4月3日宣布,将暂停收取额外费用,保证申请人可以在15日内得到答复的“加急处理”(premium processing)服务。这对于需要快速决定的学生们来说是个问题,他们可能是工作许可在夏天过期了,或者需要做签证状态未明情况下不能做的海外旅行。我妈妈在7月因癌症接受手术治疗,但是我无法回中国陪伴她,因为在返回美国时,我可能会因为没有获得H-1B签证批准而被拒绝入境。

那两个补充证据请求要求我证明我的工作是一个“专业职务”——也就是说,只有具备本科以上学历的人才能做的工作。我的工作涉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我的推荐信来自业界权威人士和资深创投人,还有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但这些都不足以说服政府我的工作需要高级技能。

我放弃了自己的法律工作,动用自己和父母的积蓄来支付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学费,然而从大环境来说,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要比许多被迫离开这个国家的移民好得多:就在本周,美国有数万名海地人获悉他们可能不得不返回海地,因为政府决定剥夺他们在海地抗灾时获得的临时保护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失去回国照顾母亲的机会确实令我心碎(她坚持让我留下来等待签证,这是她做梦都希望我得到的),但我并不是在寻求同情。尽管我非常不想离开,但我知道我会好起来。

我更多的是感到沮丧,因为我知道自己也是一种模式的一部分:美国因为反移民情绪而失去了许多有才干的工作者,这不仅对于我和同学们来说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打击,而且也打击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谷歌和特斯拉这样的科技巨头都是由移民创立的。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声称要让这个国家强大起来的政府会急于摆脱我们。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梦想,而美国失去了我们所带来的价值。

计划回到中国时,我在想:如果我没有资格留在美国,那么谁会有呢?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被拒签的斯坦福女硕士: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谁会有呢?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