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我的追梦之旅——从Goole收购DoubleClick谈起

科技 Chumhum News 494℃ 0评论

作者:Diane Yu


我是在Google收购 DoubleClick消息出来的当天递交的辞呈。我的老板,DoubleClick的CIO震惊地看着我:“Are you crazy? Diane??”因为他像我一样清楚地知道,在这个时候辞职对于我这样的高级技术主管意味着什么。只要我待到收购完成,就会有相当可观的期权转换成现金,没有人会在如此巨大的金钱诱惑下辞职。也确实如此,从消息出来直至今天,DoubleClick离开的高级主管只我一人。我放弃的相当于很多美国IT人十几年辛苦工作所得。
他沉默了很久,问我是不是已经决定了,我点了点头。作为我多年的良师益友,他明白我从不做没有理性的决定,而且只要我决定了就不会回头。接着他说,他不会白费唇舌地劝我留下来,那没有用,但是他一定要知道为什么。他不相信有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辞职,尤其是我。我放弃的不只是期权转换成的大量现金,而且还有在Google做管理人的大好前程。他一直以为如果有人在收购结束后能在职业生涯上更上一层楼,那一定首先是我,因为我一直是他最强的技术副手。九年来,我在DoubleClick开发了一个又一个产品,培养了一个又一个IT管理者,组建和重整了一个又一个团队。九年的时间,无数的风风雨雨,我都没有离开 ,为什么现在要离开呢?而且在这样的时刻!
为什么?
因为我碰到了一个让梦想成为现实的机会,不可错过。
我一直希望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更希望在中国建一支理想的IT团队。近几年来,这样的念头愈发强烈。我曾几次利用假期回国,了解国内的IT界,正在这时,我碰到了Doug和Jon。他们在找一个可以帮助他们组建IT团队的合伙人,以实现视频网络市场化的理想:打造FreeWheel Monetization Right Management(MRM )系统。无可置疑,这是一个创业公司,真正的从零开始。
一个创业公司成功的条件是什么?风险投资商最看重的是什么?首先,是你的目标市场,要足够大,要高增长;接下来,是你的盈利模式,要能看到合理清晰的盈利模式;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你的团队,要有一支有经验的,有能力的强大团队。具备了这三个条件的公司,不是你去找风投,是风投来找你。但你会发现,很多创业型公司并不具备这些条件,如果你有幸见到一个这样具备了所有条件的公司,那是你碰到了一个理想变成现实的机会,不可错过。
这正是我看中FreeWheel的原因。首先,我们定位在视频广告市场,这个市场之大毋庸置疑,仅美国而言,每年就有数百亿美金的广告预算进行交易;难得的是,这个行业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从传统媒体到网络视频的变革。机会在变化中产生,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其次,是我们清晰的盈利模式,MRM 系统解答了一个网络视频业至今无人能解的问题 (i.e. “the billion dollar question”):当一个人在网上看一段视频时,谁有权卖广告?谁有权分成? 伴随着这个问题的解答,FreeWheel的盈利模式跃然纸上。最后,再看我们的团队,这个三人组,毫不夸口地讲,是世界上最强的网络广告业组合。不仅仅由于我们在各自负责领域内的成功记录,更为难得的是我们三人能力上的完美搭配:Doug曾经是DoubleClick核心产品DART的全球总经理,下属几百人的团队,年营销额数亿美金,这个部门也正是今天Google花31亿美金买下的部门;Jon 先后在DoubleClick、Yahoo! 担任产品策划的要职,他曾在短短的几年里建起DoubleClick全球广告网,为它的早期腾飞立下汗马功劳。在FreeWheel,Doug负责市场营销与管理,Jon负责产品策划与定位,而我刚好提供组建IT团队、开发产品的执行力。可以说,如果你相信有人能在这个领域里胜出,这个团队是你最该押注的团队!
我跟Doug和Jon讲了把IT团队建在中国的想法,有几点原因。其一,到发展中国家做软件开发,降低研发成本已经是一个广为接受的概念。印度本是这一市场的领头军,可是,印度市场近几年来趋于饱和,劳动成本大大增加,质量却不断下降,我们三个人对这一点都深有体会。相比之下,中国才刚刚起步,又拥有众多与印度同样高质量的软件开发人员,很有吸引力。再者,我多年管理跨国研发团队的经验,以及我对网络广告需求的熟悉程度可以大大降低创业型企业跨国研发的风险。最后,我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他们十分同意我的看法,毫不犹豫地说:“我们支持你!”
就这样,我决定离开DoubleClick,同Doug和Jon 一起组建FreeWheel,把研发中心建在中国。这是让我两个梦想同时成为现实的机会,不可错过。就这样,在整个DoubleClick沉浸在被Google收购的喜悦中时,我的辞呈,递到了CIO的办公桌上。
创业以来,我们遇到得最多的问题是:你难道不担心Google这样的公司打造同样的产品与你们竞争?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从Google收购DoubleClick说起,我、Doug和Jon曾就这件事对FreeWheel 的潜在影响作过详细讨论。我们认为,这一事件是网络广告业第二轮竞争开始的信号,还有,Double Click 的价值在于它的独立性,被收购后就失去了它的独立性。不出所料,由Google收购DoubleClick卷起了收购狂潮,Microsoft迅速买下了Aquantive、而Yahoo!则抢下了Right Media。风波过后,不只这个市场上的领军者没有了,就是稍有规模的竞争者也不复存在。然而市场还在,这个市场还需要独立的广告平台。事实也证明,自DoubleClick被收购的消息传出后,它的顶级客户都开始寻找其他解决方案,做第二手准备。原因很简单,这些客户是Google的竞争对手,他们不只和Google在与广告商的关系上竞争,也同时在内容上、用户群上有激烈竞争。广告收入是他们的生存命脉,没有人会把自己的生命交付在竞争对手的手上。其实洞悉这个契机的人,在我看来并不在少数。可是,既看出了机会,又了解市场,同时还能打造正确产品的人,却大多任职在这些已经被收购的公司,被“金手铐”铐住了。这些因素无疑大大增加了FreeWheel成功的机会。
在全世界都沉浸在这场收购狂潮带来的兴奋当中时,而我们却看到这个市场正在打开的窗口:巨额资本,没有玩家。 我们认为这个窗口将持续六个月,六个月的时间足够推出MRM的第一版,抢占先机。你也可以说,我并非是随意放弃了在Google做管理人的大好前程以及唾手可得的大笔收入,只是相比而言,在这个时候组建FreeWheel更是千载难逢。
MRM在美国正式推出后,在潜在客户群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很多客户说:“Wow,这正是我们在寻找的视频解决方案。”正如我们所预测的,迄今为止,还未发现任何竞争对手提供类似的方案。随后的六个月之内,相信会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公司站出来说,他们也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我们已经抢占了先机。成功的关键在于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棋,不需多,一步就好。
就在MRM产品刚刚发布的时候,整个Internet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Microsoft和 Yahoo!在与Google针对搜索的竞争中节节败北,终于逼得Steve Ballmer下了狠心,对Yahoo!展开了恶意收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Yahoo!的今天是当年买下Overture 未能迅速成功整合埋下的祸根。几年前我还在DoubleClick时,我的搜索团队就已经清楚地看到,广告商在Google和Yahoo!的搜索引擎上花同样的钱买关键词广告,Google的回报率是Yahoo!的两倍。如果Yahoo!不尽快改变这个局面,它的客户就会离开,它的市场份额就会越来越小。不幸的是,Yahoo!反应得太慢,Panama发布得太晚,等不到Panama发布,Yahoo!的客户早已离开。
在这样巨大的市场变更中,又有一轮新机会产生了。半年前,类似机会发生在网络广告界时,有三个人在加州一间简陋办公室里欣喜若狂,半年后,MRM诞生了。我相信,在全世界沉浸在Microsoft 和Yahoo!铺天盖地的新闻中时,定有一个创新的萌芽正在某一个安静角落悄悄成长……
作者简介:
Diane Yu,中文名于晶纯, FreeWheel 创始人,CTO。于2007年与Douglas Knopper, Jonathan Heller共同创建FreeWheel, 开发Monetization Right Management 系统,产品于08年1月上线,已引起美国视频网络广告界的关注。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我的追梦之旅——从Goole收购DoubleClick谈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