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对《智能革命》做了点文本统计 来看看李彦宏、陆奇到底想说什么

科技 Chumhum News 526℃ 0评论

大公司推出的著作,既是宣言书,往往也是透视企业文化、战略乃至趣味的难得材料。比如谷歌的《重新定义公司》。

国内互联网巨头,百度已经很久没出版过著作了。如今还有几人知道,李彦宏刚刚回国时候曾出过一本章回体的《硅谷商战》?BAT三家,《阿里传》和《腾讯传》都已相继出版,没有《百度传》。此外,阿里研究院出版过多本专著,比如《互联网+:从IT到DT时代》,呼应阿里极其重视的“DT时代”概念,腾讯2015年出了本《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紧紧盯住“互联网+”话语权。

而百度提前数年布局人工智能,这次总算推出了一本《智能革命:迎接人工智能时代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变革》,剑指AI话语权,可谓意料之中。然而,也有意外。

意外

第一时间拿到此书,读下来略感意外。

比较一下。腾讯的《互联网+》一共18章,署名作者不下10人,写作风格如文件解读,条分细缕,分门别类,适合作政企干部学习材料。阿里的《互联网+》一共22章,署名作者22个,序言多达6篇,小标题100多个,基础设施、生产要素、组织架构、商业模式等都不放过,零售、制造、金融、农业、物流、医疗等十几个产业领域全撸一遍,总统之心表现无遗。

百度《智能革命》呢,目录极简,只有11章,一气呵成,比较清晰地体现和整合了内部若干技术大佬的表述。内容聚焦于告诉人们什么是当下的人工智能,普通人、企业家和政治家应该准备些什么,如何想象未来的生活,提醒将要出现的挑战和对策。

来自最讲技术的百度,技术内容自不在话下,难得的是,字里行间竟处处透出一种切肤的人文关怀,一改往日给人的纯理工男木讷作风,就仿佛平日深埋在代码里的男子,突然用代码组合成了鲜花。行云流水,记录了AI行走在大地上的故事,和刘慈欣写的序言放在一起,并不违和。

本书的技术科普方面,不妨与之前颇有名声的吴军《智能时代》相比较。《智能时代》更像是在谈大数据,没有介绍如今流行的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等技术与各种算法(吴军的《数学之美》一书细谈算法,反而更接近人工智能),而《智能革命》对此都做了大段形象化的描述,包括CNN网络、DNN网络,甚至介绍了南京大学周志华老师今年最新发表、技惊四座的“深度森林”算法。

不同章节面向B端和C端的侧重不同。第一章和第二章显然分属李彦宏与陆奇,一个谈历史和愿景,一个谈使命和落地。各自披露了一些往事,陆奇还谈起了量子计算。第三章详解当下人工智能技术逻辑,从搜索、大数据,到语音识别、机器视觉、自然语言处理,用了很多形象化比喻,有一种理工男下定决心要给女朋友说清楚什么是机器学习的感觉。

第四章讲述李彦宏念兹在兹的百度大脑与中国大脑。分管各业务的王海峰、张亚勤、林元庆、景鲲等露脸较多,所以这两章可以看作他们的表达。无人车与智能金融是百度重点发力的两大AI项目,各占一章,有较强的部门影子,负责金融的朱光和张旭阳数次出现。刚刚离职的吴恩达,显然占据了专门谈企业智能官的一章。

技术没有社会、伦理思考相伴就走不远。不仅以上这些偏技术的章节里渗透了人文思考,全书字里行间都把人工智能技术史与人类生活史交织在一起。《遇见智能时代的你》一章想象未来世界的“人”,谈智能制造的第五章同时谈到人类文明升级,把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著名的“勤劳革命”问题与“智能革命”勾连在一起。可惜展开不够,只是开了个头。第九章展望未来技术挑战,更是上升到进化哲学的高度,提出数据马尔萨斯定理与神经网络的进化论。

最后一章标题“美丽新世界,严肃新问题”,取赫胥黎名著《美丽新世界》意旨,讨论数字鸿沟、工具理性、技术权力等涉及政治经济学、法学、伦理学、社会学一系列人文社科问题,忧思中不乏诗意。

阿道斯.赫胥黎

读这本书的感觉:没想到你看上去是吕布,其实是个李白!

这里我不准备讨论人文社科问题,留待读者去感受。本文先向AI学习,用数据的方式来理解对象。借助关键词统计,透视这本书的潜在意图。(肉眼统计,不尽准确,敬请包涵。)

数据

1、谁是百度心目中的对手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昏迷时候叫了晶晶98次,但是叫了紫霞784次!百度在《智能革命》中又叫了别人的名字多少次呢?

全球著名的人工智能企业,谷歌在全书中出现了约70次,微软出现了约30次,亚马逊不少于18次,Facebook不少于10次,IBM不少于11次,苹果10次,特斯拉8次(再加上马斯克就有14次了),优步出现了5次。

通过这个数字大致可以感觉到百度心目中对手的排名。谷歌当然是头号,几乎相当于其他对手被提及次数的总和。微软能占据次席有些令人意外,这可能是因为百度多位高管来自微软,比如陆奇一章就提到7次微软。这提醒我们百度在技术上与微软的“亲缘”关系。

英特尔我只看到1次,但是CPU出现了20次,算得上是英特尔的荣光。英伟达出现2次,但如今常被用作机器学习的英伟达GPU出现了27次,可编程阵列芯片FPGA出现了21次。三种芯片出现次数的比较,正好是现实中三者在人工智能界地位的反映。

国内科技企业,腾讯我只数到2次,都是在提及BAT的时候出现,不过QQ和微信还是各出现了1次。相比之下,阿里出现了6次。滴滴,以及被坊间称作要挑战百度的今日头条并没有找到。

与百度大脑有合作关系的很多企业如快手等都没有出现,但一些不太出名但是有实力的科技公司出现了,如研发深度学习芯片的“寒武纪”、研发智能安防的“宇视科技”和研发智能虚拟助手的X.AI,都专注于某个高科技领域深耕。

2、科学之名

百度盛产技术至上主义者。本书的科学家和技术哲学家方面,机器学习三巨头都有出现。泰斗Hinton出现了6次,Yann LeCun和Bengio各出现了2次。南京大学周志华、微软秦涛各1次。企业界的技术专家李飞飞、李志飞各1次。工业自动化专家,中科院谭铁牛,王飞跃各1次。还有很多技术专家名字,包括百度系的科学家在后记中有专门的感谢名单,长长一串,这里不做罗列。

未来学者库兹韦尔,物联网概念提出者凯文.艾什顿、数字化生存概念倡导者尼葛洛庞帝各出现2次。著作等身的技术文化传道者凯文.凯利出现次数比较多,有4次,但是比起彼得.蒂尔和埃隆.马斯克还是少了。蒂尔在不同章节出现了至少5次,马斯克出现了6次!

虽然写过《从0到1》,但彼得.蒂尔不是科学家也不是作家,而是硅谷创投教父。除了以Paypal、Plantir著称,他和埃隆.马斯克等人组成的“硅谷黑帮”令人侧目,2016年他更是因为冒硅谷之大不韪,率先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最终押宝成功而震惊世界。

李彦宏十八年前出版的《硅谷商战》,主角之一是网景浏览器发明者马克.安德森。在《智能革命》中,这位“故人”依然出现了不下4次,只是并无相关言论出现。相反,彼得.蒂尔和埃隆.马斯克是因为掷地有声的言论被引用。蒂尔一向惊世骇俗,曾批评现在的人和国家缺少建立类似飞船登月那般的宏大功业的气魄,满足于小确幸。这和百度立志冲击人工智能未来的雄心相呼应。蒂尔也不感冒所谓完全竞争市场,大赞寡头的创新能力。马斯克则主张创新失败不应该受惩罚。对这些观点的重视,或许说明百度领导人的某些理念。

曾经名动1980年代中国的数学家陈景润,在第二章集中出现5次,原因和陆奇有关。陆奇在复旦读书时候,瘦方脸,戴着大眼镜,背着大书包,被人称做小陈景润。陆奇毕业时候更是在纪念册上写下陆氏猜想。陆奇的第二章文风大概是全书最严密冷峻的。

3、人文社科逆袭

老牌人文知识分子刊物《读书》,今年发表了一系列涉及人工智能的大讨论,反思技术资本主义对人文精神的挑战,但是缺乏对技术细节的理解,严肃有余,隔靴搔痒。那么如果反过来由技术机构承担人文讨论任务呢?《智能革命》让我们看到,技术界反向吸收人文学科的理论,全书形成了有趣的知识张力。

我们来看看人文学者在本书中的戏份。先列一份不完全名单,欢迎补充:

马克思老师出现次数最多,6次,不过主要集中在最后一章。刘慈欣老师出现的章数最多,4章,再加上刘慈欣写的序言,一共5章。分布章数比出现次数更重要,体现了对全书的普遍性影响。马克思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角度、社会政治经济结构角度讨论问题,刘慈欣从纯粹的生产力或者生存竞争角度讨论问题。二者的交融在全书各处闪现。

学者当中,经济学与社会学学者出现最多。连去世不久的英国社会学家鲍曼也被引用了。这些学者大部分都既不是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也不是计划经济或者国家主义者,而是重视历史和社会实际经验的调查者,略有社会主义色彩,对市场和政府都能积极看待。

五四新文化300336)运动女将之一陈学昭比较冷门,提及她是因为她的名言“工作着是美丽的”,与韦伯一起,延续了全书体现的“天职”精神。昆德拉老师是小说界的无冕之侯,刘小枫是1990年代人文知识分子的奏乐人,二者都关注个人“命运”的讨论,呼应百度把人工智能看作是自身“命运”的态度。

另外,“人性”一词出现了13次。除去标题,“文化”一词出现了有30次,“人文”一词也出现了至少4次。百度以往给人的感觉就是纯技术公司。这次如此重视人文,可以从书中李彦宏的一句话看出端倪:

我们的很多程序员、工程师都很享受百度对技术工作者的宽松环境,简单可依赖。技术员想法单纯,不善交际,醉心于开发出五花八门的产品。具有各种情绪的、活生生的用户和我们工程师的习惯思维不太一样。普通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商场上各种复杂多变的交易和情绪可能是我们实验室里工程师感受不到的。

媒体人、公关人更能理解用户的情绪,我们的公关部门有时也会吐槽技术人员不理解用户心理,遇到问题常常以为修改了代码bug(漏洞)就好了。但是人情bug不是代码能够修补的,这对我们是一个触动。技术员与商人和普通用户的隔阂该如何打破,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需要我们有更高的产品思想和跨界学习的谦虚心态。

这段话似乎若有所指,不能不令人想到百度去年遭遇的舆论危机。本书似有心超越PR层面,从更高的人文社会层面来思考困境。

另外,关注人工智能报道的tmt媒体方面,有三家媒体的文章被引用,分别是:虎嗅、新智元与雷锋网。

4、战略与标准

坊间常有人炮轰百度缺少战略。那么从这本书里能找到百度的战略吗?全书“战略”一词出现了30多次。大部分或是虚指各大国战略,或是笼统指企业战略。与百度联系的“战略”大约有10处,其中大部分是肯定百度自身的战略长远。涉及具体战略的地方出现在“陆奇章”——

具体来讲,战略上我们要以“赋能”来定位。百度首先是中国的,百度大脑要做探路者300005)和奠基者。百度的智能云是提供给所有行业的,对任何行业都将起到促进、赋能、带动的作用。

但“赋能”只是科技大企业常见的说法,BAT三家如出一辙。倒是陆奇谈企业如何在人工智能时代完成升级的话,体现出了他的方法论:

我们不妨以“工作引擎”模式来分解人工智能战略的落实步骤。

首先,要根据人工智能浪潮的推进方向,重新梳理企业的定位,根据企业要在人工智能时代抓住的机会,设置新的发展方向,确定崭新的使命和愿景。

其次,根据企业新的定位制定智能化战略蓝图。这就需要企业领导层对公司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浪潮中的愿景进行定位,对“进入什么”和“退出什么”做出取舍,进行投注。

“对‘进入什么’和‘退出什么’做出取舍,进行投注。”正是陆奇在做的事情,比如关停百度医生,开放无人驾驶技术,提升度秘事业部地位等等。

不过出书毕竟不是写战略报告,李彦宏、陆奇也未必会亮出底牌。只能供有心人揣测他们的意图。

本书后记有句话很有趣,“感谢徐菁的坚持,让本书对人工智能行业标准的描述逐渐清晰。”徐菁是在百度工作超过十年的品牌主管,这句话显示了本书要为人工智能发展树立“百度标准”的意图。

全书“标准”一词出现了50多次,不过和人工智能标准有关的部分也集中在“陆奇章”,专门有一节叫做“衡量人工智能的现实标准”。书中表示人工智能目前仍然有待成熟,没有必要纠缠于什么定义最准确,但可以务实讨论现有技术条件下的智能体系。陆奇用四象限交叉表区分了几类人工智能:

一切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是否名副其实,都可以从以上角度来衡量:它属于四个象限中的哪一块?有没有实力让人类和机器一起知道更多,做到更多,体验更多?严肃地说:如果一家号称人工智能的公司以下能力皆不具备,那只能说这家公司还没准备好真正进入这个领域。

这个能力就是:“百度大脑是硬件基础、数据基础和算法能力的紧密结合,是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三位一体,是百度技术战略的核心。”翻译一下就是:人工智能的“标准”是开放的,但当下的标准在于实力和规划。

百度的实力加上陆奇的规划,能否产生爆炸力,拭目以待。

禅定时刻

坊间盛传李彦宏超爱植物。看本书,果不虚传。在第一章出现了“植物”:

“过去我们用文字搜索,现在可以用语音和图像进行搜索。比如我看到一株不认识的植物,拍一张照片上传搜索,就可以立刻识别出来它叫福禄桐。过去用文字搜索是没法描述这样的植物的。不仅是搜索,很多过去不可能的事情现在都可能了。”

但比植物更惊奇的是,第一章还出现了“童安格”的名字。“为了生活,人们四处奔波,却在命运中交错”,童安格的这句歌词竟被用来描述交通大数据,没毛病!歌词来自《把根留住》,这首歌发行于1990年,正好是李厂长出国留学的前一年。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对《智能革命》做了点文本统计 来看看李彦宏、陆奇到底想说什么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