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北京大学教授胡坚谈数字货币:中国发展步伐较快,但仍面临问题(2)

财经 Chumhum News 375℃ 0评论

在近几年电子货币的发展过程中,开放式虚拟网络货币——比特币的兴衰格外引人注目。

对于电子货币的应对措施不应停留在“堵”上,而是应该起步于“用”上

在电子货币发展的大背景之下,我国金融监管部门认识到,对于电子货币——数字货币的应对措施不应该仅停留在“堵”上,而是应该起步于“用”上, 也就是有无可能由中央银行直接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令其具有开放式网络货币的基本特征,同时处于央行的监管和控制之下。

因此,近几年,中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正在加速推进。

2014年,央行成立了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5年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形成了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

2016年1月20日,在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又进一步明确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指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2016年11月,央行成立数字货币研究院。

央行明确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主要体现以下几个原则:一是提供便利性和安全性。二是做到保护隐私与维护社会秩序、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的平衡,尤其针对洗钱、恐怖主义等犯罪行为要保留必要的遏制手段。三是要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运行和传导。四是要保留货币主权的控制力,数字货币是自由可兑换的,同时也是可控的可兑换。

应该看到,我国央行本轮对于数字货币发行的研究,既是出于应对互联网金融日新月异发展的需要,也有着其他方面的战略考量。

其一,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所使然。人民币的国际化不仅包括人民币成为国际可兑换货币、可储备货币和可结算货币,也包括人民币应该具有最先进的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内能够给参与金融活动的国家、机构和个人提供最大限度的支付、交易和结算便利。在前一个方面,人民币国际化在循序渐进地推进,在后一个方面,人民币未必没有可能迎头赶上。从战略上投入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和在国内尽快进行试验,有助于其在未来应用于国际市场,对于人民币,乃至中国在金融领域的崛起,都有非常重大的战略意义。

其二,是反腐败形势向纵深推进所要求。在当前反腐败的高压态势之下,反洗钱、防止偷税漏税是金融战线的重中之重。而数字货币的出现会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由于数字货币具有网络数据包的主要特征,数字货币的发行让每一笔钱都可以追溯。这类数据包由数据码和标识码组成,数据码是需要传送的内容,而标识码则指明了该数据包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等属性。数字货币的“留痕”和“可追踪性”能够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度和透明度。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望减少。同时,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建立全国甚至全世界统一的账本,做到让每一笔钱都可以追溯,逃漏税、洗钱行为会处于监管范围之内。

其三,是提升对于具体金融市场监管效率所必需。现实中,央行对于金融市场的监管千头万绪,而在每一个市场都实现有效监管颇为不易。以票据市场来说,近年来,由于被监管的市场体量太大(仅中国工商银行一家银行,每年的票据交易就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信息不对称情况严重,风险性事件时有发生。数字货币所使用的分布式区块链支付技术,能够完整地记录所有交易和所有去向,不依赖于单一的交易平台,无法篡改,是监管票据市场的有效手段。根据最新消息显示,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测试成功,由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已在该平台试运行。这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央行将成为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真实应用的中央银行。

从目前的总体态势看,我国央行开发数字货币进展较快。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未来央行还面临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没有中央银行一类权威机构背书的电子货币,其公信力和可接受性总是脆弱的

首先,我国央行开发数字货币,一方面,面临着其他国家央行的激烈竞争,时不我待;另一方面,中国的具体国情又决定了在现实中步伐不可能迈得太快。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和移动支付场景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全球各国都在积极发展本国的电子支付行业,以及对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给予高度关注。

作为走在全球电子支付前列的北欧国家丹麦,早就提出在全国服装等领域用电子支付手段取代现金支付的计划。处于全球金融科技创新领先地位的英国央行也表示,正研究考虑是否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目前研究工作尚处于初级阶段。与此同时,美国联邦储备央行也在不断深入分析数字货币,研究其特性、影响和所需要的技术支持等。

在这些央行中,已经涌现出两个“快马加鞭”的佼佼者:新加坡和瑞典。

2016年下半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表示,新加坡正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对银行间支付的电子货币进行试验。据彭博报告显示,新加坡的试验主要内容是:银行将存款转化为央行发行的电子货币,之后银行间结算将使用电子货币,而不是通过新加坡央行的支付指令,最后银行再将电子货币转化为现金。

几乎是同时,瑞典央行也表示,因现金的使用量下降,该国央行可能推出电子货币——电子克朗。瑞典央行有信心,经过两年的评估阶段后,瑞典将禁止流通实物现金,成为全球第一个完全使用“数字现金”的社会。与任何领域的竞争一样,在数字货币的研发和使用方面,谁走在最前列,谁就能够占得先机。

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我国央行不可掉以轻心。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与上述发达国家相比较,中国还是一个正处于城镇化过程中的中等收入国家,中国人口众多,经济体量庞大,有近一半的人口还生活在农村,这个群体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对于新生事物接受能力较差,致使农村地区的金融业还远未达到现代化的程度,所以数字货币的普及需要更长的时间。

以更换一版货币为例,小型经济体国家几个月就可以完成,中国则需要约十年,所以在我国,数字货币和现金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是并行,并呈现逐步替代的关系。

其次,从央行的角度来看,未来的数字货币要尽最大努力保护私人隐私,但是社会安全和秩序也很重要,万一遇到违法犯罪问题,还是要保留必要的核查手段,也就是说,要在保护隐私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之间找到平衡点。

这两种动机和平衡点的掌握也使得技术选择上的倾向是不同的。央行已经部署了重要力量研究区块链应用技术,但是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无论是计算资源还是存储资源,都还应对不了现在的交易规模,未来能否彻底解决,还有待观察。

正是基于这些原因,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去年曾经表示,央行发展数字货币还未有具体的时间表。但是,对于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及其给金融业带来的改观,我们仍然可以持有信心地予以期待。

作者:胡坚(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来源:人民论坛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北京大学教授胡坚谈数字货币:中国发展步伐较快,但仍面临问题(2)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