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创业失败欠了几百万到底有多惨?!

社会 Chumhum News 837℃ 0评论

坦白地说,我回不了老家陪父母家人过年了

当万家团圆的时候,我在外地拼命赚钱,希望早点攒够欠下的债务。这几天一直在赶路,在密闭的空间里,心情更是压抑,高速路上飞驰的车辆,基本上是往家的那个方向开,而我却一路向北,离家越来越远。这一切的苦痛,我明白都是我创业失败导致的,算是一个巨大的蝴蝶效应。

今天中午,在高速路服务区吃盒饭的时候,收到了一个网友的私信,她说她家父亲做生意欠了一百多万,她现在才大二,不知道该继续读书还是休学去做事,他也有提到债主上门要债了,她躲到外地不敢回去过年。

我告诉她一会儿我会写一个答案,你就明白一个本来健健康康的年轻人由于创业失败、欠下外债之后的生活状态。所以就有了这个答案。

我生意具体怎么失败的我就不说了,以后把债务还完了再具体跟大家分享。说下基本状况吧,法律认可的债务是一百万以下,法律不认可,但是当事人找到我的可就多了,七位数这个样子。

我母亲一直不支持我创业,我是辞掉公职,破釜沉舟,花掉了大学以来的所有积蓄,再凑了很多钱去做的那生意,能凑到那些钱,一是因为那个项目本身是有很好的发展前景的,二是因为十多年的感情投资吧。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这十个字,我是在得知生意垮掉的第二天体会到的。分店的员工平时跟我交流很少,所以没什么感情,他们二十一个人的工资,还有一个月零十天没发(我们压了半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有七万多块钱。他们组织了其中的十个代表过来找我,把我团团围住,有的还带了自己六七十岁的父母,我看到他们的可怜样子,我也很痛心,但是我真的拿不出钱来给他们。

我给他们谈判,给他们耐心解释,说我写下欠条,这笔债以后慢慢还。他们情绪很激动,根本不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他们始终认为我是有钱故意不发工资,我一张嘴说不过他们,我就沉默了。当我点上一支烟思考的时候,一个女员工在旁边说了一句话:“我们的工资都发不起,还好意思抽烟。”其实她不知道的是,那包烟名叫红塔山,7块钱一包,烟钱是我奶奶给我的十块钱。

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去解决,所以我准备暂时离开。当我起身的时候,他们拉着我衣服不让我离开,大意就是我走哪里他们走哪里,我回家他们跟着我回家。我说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叫他先拿点钱过来。

我跑到旁边他们听不到我说话的地方,给我高中当警察的校友打了个电话,我说我被人缠住了,限制了人生自由,我让他帮我解围。十多分钟之后,一辆警车过来了,下来了我高中校友,还有四个协警。找我要钱的员工们感到很惊讶,怎么警察也来了。高中校友马上故作严肃地说,刚才接到附近群众报警,你们在这里聚众斗殴,快点散了,不要影响社会秩序。

员工们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了,他们说,这个人不发工资,我们只有跟着他。高中校友开始普法了,你们这个是民事纠纷,要他发工资只有去劳动局和人力资源社保局,或者是拿着证据起人民法院起诉。员工们没读什么书,根本不懂警察在说什么,他们一口劲儿地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警察还帮他说话,真的是黑社会。校友把我带上了车,给那些员工交待了几句,把我拉到路边放下了,让我注意安全,劝我出去躲一阵,说这样闹着也不是办法,不可能每次都来帮我解围。我连说麻烦了,我连烟都不敢散给他一只,实在是怕丢脸,我只好鞠了一躬以示感谢。

这样的纠缠才刚刚开始,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不理解和恶意揣测。我在其他答案说过我不喜欢打电话,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段时间我的电话被打爆了。刚接完这个债主的,下一个债主的就来了,我算了一下,最高的一天,有接近一百个催债的电话。我所有的说辞都是一致的:我暂时遇到困难了,希望给我一定时间的宽限,我承认这笔债务,我会竭尽全力去挣钱来还你。有一些人表示理解,而有些人,绝对不会相信我所说的每一个字,他们的目的就是我立刻要拿出钱来,而正是这些人接下来的行动,让我感到无比悲痛,让我不能再回去。

没过几天,劳动局监察大队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去一趟。我本着友好协商的态度,一个人去了。进到办公室,我才发现里面站满了那天围住我的那群人,还没等我坐下来,有个人很激动,直接拿着办公桌上的一本台历向我砸了过来,我躲避及时,没有砸到我。劳动局的工作人员立刻劝阻,安抚他们的情绪。监察大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调解劳资纠纷的平台,他们基本不偏袒哪一方。他们对我进行了询问,问我这些员工反映的我拖欠工资的事是否属实,我说是的。

工作人员让我签署调解协议,让我去借一笔钱来垫付一部分工资,那个时候,我实在是借不到钱了,只有三个愿意给我钱的人,但是我不敢拿那三个人的钱,这个情,一辈子还不了。我给他们说的态度是,从下个月开始,我分期支付他们的工资,这八万多分成24期支付,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还完。他们坚决不同意,让我写下欠条,上面的内容是:三个月内付清所有工资,不履行这个合约,每日递增万分之五的利息。听他们这么一讲,我爽快地写下了欠条。(学法律的朋友应该明白我为什么写得那么爽快)

这群员工里面有个带头的,情绪最为激动,他让我摸下衣服口袋,看看有没有钱。那时候我已经感受不到屈辱了,我直接摸遍了所有的口袋,还脱了袜子,我说你们看吧,我全身上下真的没钱,如果有,我早就还给你们了。我说内裤还要不要脱来你们检查一下,当然这是我的气话。我平时虽然对这个分店的员工还不错,以前从没有拖欠过他们的工资,但是那天他们对我的逼迫,我感到很失落,比起失落,更多的是悔恨我自己当初的冒险。最后离开劳动局的时候,一个员工远远用手指着我骂我:“你不还钱的话,老子也不要了,卖给黑社会,让他们来收拾你。”

果不其然,黑社会收债的人员找到了我。他们先给我打电话恐吓我,然后发了一些短信来骚扰,其中一个说他们有艾滋病讨债队,如果我不拿出钱来,就用针头来刺我。

我明白这些黑社会成员是一些不信任我的债主,一些觉得我这辈子还不了的债主找来的,他们跟这些收债人员五五分成。其中有一天,一个收债的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那里一趟,我死活不愿意。然后他晚上叫了他的兄弟来到了我临时租住的地方,用石头砸坏了我的玻璃,他们砸的时候,我正好在屋子里。我不敢露面,我一个人偷偷躲到了卫生间,照着镜子抱头痛哭。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可以回忆起我那天的表情、我是多么的无助、悔恨、害怕。

待他们走后,我拿着行李匆忙赶回了家,路上怕被人遇见,我还刻意戴了个帽子。到达门口,我才发现门上被一个供货商贴了一张大字报“欠债不还,人品低劣!”

这个债主我认识,合作了很久,我第一时间去主动找到他,希望他能宽限我,但是他就是一句话,“别跟我扯那些,我知道你是有钱故意不还,反正我不管,十天之内不还钱,上门讨债”。

我赶忙撕下了那张纸,回到家里把它烧了,我害怕我的父母看见了寒心,不过我想多了,当我离开之后,贴我纸条的人,至少有五个,我倒是不怕他们贴我,主要是怕我父母难过、伤心。后来我被贴了之后,爸爸发现了,拿来撕了,我爸瞒着我不告诉我,是我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快了,才让我知道了实情。

他们把我逼到了绝境。

虽然那个生意垮了,但是还有个事情我一直在跟进,很有眉目。早在生意崩塌之前的四个多月,我跟一人合作去谈了一个房地产项目的一批建材生意,我们找到了一个价格很低的渠道,准备靠这个赚点钱。本来就快达成生意了,最终被一个债主坏事儿了,他的小舅子是那个房地产项目的后勤负责人,当他知道是我提供那批建材之后,果断地向他的小舅子说我欠债不还等等劣迹,最后拿笔生意黄了,这些事儿是跟我合作的那个人告诉我的,还好他并没有怪我。

还有个债主,我欠他三万五千块钱,我承诺我会尽快还给他,但是他要我立马还钱。最搞笑的是,他父亲是我们当地的一个镇长,母亲生意做得很好,他自己也是开的奔驰。他找到我说,他要结婚了,现在差钱结婚,让我把我家的房子卖了,还他钱他好去买房子。我知道这些都是他的托词,他根本不差这点钱买房子。当他说到要我把父母居住的房子卖了的时候,我发火了。

我突然明白,我在那座不大的城里根本待不下去了,找工作不可能了,重新做生意,会有这样那样的人纠缠,我要离开那里,我要重新开始一次崭新的人生,虽然也是回到老本行,但是我不会受到他们的骚扰了。

出来之后,最牵挂的当然还是家人,自己苦点累点倒没事,主要是怕那些人去威胁我的父母。我现在的私人电话只有几个人知道,我很少跟人联系了。前几天我说我不去参加同学会,不是我不想去,一是我回不去那个老家,二是同学里面有他们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债主,说的不好听点,人家债主知道了会说,你有钱参加同学会,就是没钱还我钱!

很多债主都有一种想法,你欠我钱,你不配正常生活。这里我来代表欠债的人们说几句心里话吧。其实我们中的很多人没有不想还钱,只是真的暂时还不了钱。我妈给我说过把房子卖了的想法,被我驳斥了。那是我自己挖的坑,我只能自己去填补。让父母卖掉房子帮我还债,这种悲痛,我一辈子都无法抚平。我积极地面对生活,努力地赚钱,只是想在未来的某一天把钱凑到了给债主,但是债主无休止的缠斗,让我们寸步难行。这里我还是要感谢几个很不错的债主,他们主动询问过我,在外地有没有钱吃饭,让我安心工作,差他们的钱不要着急。我自己很满意的是,这些慰籍我的债主们,他们的钱,我已经还了一半了。

我不怪债主找我还钱,我知道这是我必须尽到的义务,但是某些债主用极端的方式让我无法正常生活,真的把我搞心伤了。我欠债固然有错,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我故意的,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比谁都想要挣钱。当然我必须说一句,有些人借钱去赌博吸毒嫖娼,然后故意有钱不还的,那确实值得声讨,我都举双手赞成。但还是有一些人,真的是很想还钱,但是暂时还不了,比如我。我给自己订立的目标是,换完法律认可的债的那一天,我就可以结婚了。要是我现在回老家办婚礼,我估计是要被砸场子的。

某些债主有时候无法理解一些人为什么有点钱了不还给他,其实有些人是真的想拿这笔钱赚更多的钱,他不止你的钱没还,他还有很多的外债。

欠债之后,我爸妈确实抬不起头来了,亲戚里面也有我的债主。去年春节,我在外地过的,我爸爸妈妈和我奶奶在家过的,我爸妈没有去参加亲戚的聚会,他们不是不去,他们是不敢去,去了就会被一些亲戚数落。而还有一些亲戚总是明知故问地来问我的情况,他们不是出于关心,他们只是想看我家的笑话,这应该算是落井下石吧。我被人怎么骂怎么打我都不害怕,而我的家庭确实是我的软肋,每每想到我不能在他们身边给他们陪伴,我都感到莫大的自责。

我基本上那天都要跟我爸妈微信视频,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平安,我也担心他们是否睡得好。我这两年多来,我很少睡过踏实的觉,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想那些债主怎么去骚扰我父母。我做过很多次噩梦,梦见自己被债主叫人砍死了。我这两年长了很多白头发,我知道是巨大的精神压力所致,我正在努力摆脱这种状态。从在知乎开始写东西开始,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倾诉平台,心里话可以给你们说了,谢谢各位的陪伴。

当然,我不会露脸,也不会说自己的老家,我也怕暴露信息。我现在一个灰色的产业里捞快钱,希望自己可以早日把那些债务还完,我也是欠债之后才明白什么叫作无债一身轻的。其实中途有人叫我去做过赌博、毒品的生意,我本来也可以靠赌博搞到更多的钱,但是如果我那样做,我的行为会让更多的家庭陷入不幸,所以我还是拒绝了。你说我能不心动吗?我肯定心动的。只是榨取别人家的血汗钱来帮我还债,我真的但是还办不到。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还没有坏到十恶不赦的地步。

去年春节期间,我被人在我们老家的电杆上、报刊栏上贴过寻人启事,用的是我中学毕业照的样子。这个事情我爸妈没跟我提过,是我其他的同学看到了发给我的。我猜测我父母应该是看到了的,他们也是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才不告诉我。从那一天开始,我开始仇恨了某些逼迫我的债主。当时我决定不还了,这辈子大不了背井离乡,后来工作稳定了,想了想,还是决定慢慢来还吧,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等待。

每个家庭都有具体的困难,我也对他们表示理解。但是那几千元钱我暂时没给他们,真的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只是对于我来说,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马上新春佳节将至,是我们中国人阖家团圆的幸福时分,而在一些城市的角落,蜷缩着一些流浪汉,他们有的是被家庭抛弃的,有的是自己出来的,我很幸运,我的家人自始自终没有放弃我,哪怕我给他们带来了如此大的麻烦。城市里还有一些人,他们不是不想回家过年,是回不去,回去了就会被纠缠。如果我回去了,在大街上如果被激进的债主认出来了,我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他们会揪着我,一路跟着我,不管我跟谁吃饭,他们就会在旁边坐着看我吃。这些事儿,全部真实发生过,我是苦不堪言。

创业失败之后,很多人都欠债了,而且有些人还还不起,我明白了最大的一个道理:如果你的家底儿不够厚,不要盲目去创业,你会给你自己还有你的家人带来一些列的麻烦,这个麻烦,有可能会跟随你一辈子。对于一些家底儿厚的人来说,创业失败,二三十万打水漂其实没啥大不了的,但是对于我们平民子弟来说,这一辈子的轨迹就真的发生变化了。普通人家的孩子,创业的时候,最好考虑一下父辈的偿还能力,不然真的会被掏空家底儿。

欠债之后,我确实心态有很大的变化,我变得异常谨慎了,对人性的认知也更深刻了,婉拒了一些人的拉拢,更加明白了“靠自己”这几个字,我并不是孤独患者,只是我失望过,对所谓的感情,所谓的兄弟有了很大的抵触情绪。

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

她是知乎上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鼓励我走出债务阴影的人,我很谢谢她一直以来的关心。她劝过我早日放弃现在的行业,注意规避法律安全,不要被抓进去了。我现在做的更多的是公关这个行业的招聘,具体的犯罪行为我还没有去实施,谢谢姐姐关心,祝你也顺顺利利这一生。我一直警告自己,哪怕我欠那么多外债,我也不能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儿,比如贩卖毒品、枪支,比如绑架,比如开赌场。暂时还不了钱,我可以慢慢挣,如果真的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我就彻底毁了,这辈子只能在牢里度过下半生。到时候我不是一个健全的人了,我会遭到社会的唾弃,还会给家人带去巨大的悲痛。

一步错,步步错,很多人就是一步走错了,从而导致了后面的一些列的错误,甚至是杀人越货,他们追悔莫及的是最开始的那个错误。其实错误是可以及时调整的,年后,我打算换一个行业了,努力赚点钱,重新开始我未完成的烧烤事业,让更多的食客吃到真正的好吃的干净的烧烤。

在飞驰的高速路上,循环着《一路向北》,我写下了这个悲伤的故事,但是我心里开心多了,算是很久的压力得到了释放。算是对我自己犯过的错的一种记录,也算是给所有债务纠纷的朋友另一方面的思索吧。对于欠钱不还的人,我个人认为要区别对待,有一些欠债的人确实想还钱,但是暂时还不了,他只要努力去工作了,一点一点还给你就没事了,你就不要苦苦追问;还有一种是有钱故意不还的,还转移资产的,这样子的欠债人我也是鄙视的,可以好好对付他。

我不知道啥时候可以正常地回一次老家,估计是我还完所有欠下的钱的那一天,我会迫不及待返回老家,我会邀请对我好过的债主们一起吃个饭,我会好好给父母赔罪,我也想见见几年没有见过的老朋友们,我也想去参加一次同学会。原谅现在的我办不到,我真的暂时抬不起头来,毕竟我欠你们很多。

我不需要被理解,也不需要被免去债务,我会按照央行的利率给债主付利息,我坚信我可以摆脱所有的债务纠纷,我可以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很多人欠债之后,走向了不归路,越陷越深,有的人自杀了,有的人做违法犯罪去了,破罐子破摔,我很庆幸,目前的我,还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心,我会越发坚强,我安慰自己,这是马克思在考验我,我要符合“久经考验”四个字吧!

希望这一切,不是幻想;
我还完债的那一天,我会在这里告诉大家一声
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五年,也许是十年
不管是多久,我希望可以等到那一天。

祝福各位新春快乐,合家美满.
我不怪任何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剩下的路,我还得一个人走下去
冲破黑夜,终将迎来照亮天空的光芒

作者:Katy家怡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735955/answer/14210940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创业失败欠了几百万到底有多惨?!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