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航新闻,因你而精彩,欢迎投稿:chumhum@outlook.com

便利店是新风口?看看这个做了9年近300家店的创业者怎么说

财经 Chumhum News 838℃ 0评论

撰稿:刘雪儿

百年历史的江汉路步行街,不过数百米的距离,便有3家绿色门头的Today今天便利店。在这1600米长的步行街上,聚集了数十家便利店,包括蓝色门头的罗森、红色门头的美宜佳、黄色门头的天富……地头蛇与过江龙,扎堆武汉地标,捉对厮杀。

江城武汉,南北跨155公里,东西穿134公里,面积相当于119万个标准足球场,星罗棋布1000多家便利店,平均1.2万人拥有1家。

从湖北省会、华中腹心扫视全国,996万平方公里上散落着260个品牌的10万家便利店,市场规模超过1300亿元,2016年行业增速达13%。

中国以东,日本1.2亿人拥有5万家便利店,美国3.2亿人拥有15万家便利店。全球最大便利店7-Eleven,2017财年营收近3000亿元,全中国便利店市场规模加起来抵不过这家公司的一半。

按业界共识每3000人支持1家便利店来计算,13.8亿中国人至少需要40万家。

这是一片亟待开垦的原野,有沃土、有金矿,一众玩家纷纷跃马挺进。

7-Eleven、全家、罗森等日资便利店伸出区域加盟的橄榄枝,美宜佳、红旗连锁等传统零售生态盘踞一方,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电商抢着布局线下零售,盒马鲜生、超级物种从鲜食领域分食市场,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在资本的簇拥下升到风口浪尖。

强敌环伺,宋迎春更加兴奋,「遇强则强,如果我的对手都是路边摊、传统小店老板,没什么意思。」

在便利店这条路上,他已经孤独地走了9年。

01 资本助推冲出泥沼

「一个小孩带着一群小孩玩命干。」 当下的Today高管,以更职业的眼光描述九年前的Today。

「一个小孩」 即是Today创始人兼CEO宋迎春。2008年,当他卖掉房、车,在南宁创办Today的时候,年仅23岁。

▲Today便利店创始人兼CEO 宋迎春

长着一张朴实的脸的宋迎春,1985年出生于距离南宁1800公里外的山东曹县农村,村子每天准时停电,一来电,村里的小孩就欢呼「来电了、来电了」。 90年代,他的父亲开着大货车拉煤炭穿新疆走南方,这股「闯关东」的劲儿被宋迎春继承了。

19岁的他,就骑着小破自行车扫遍天津的大小奶站,别人每天骑20公里他就骑40公里,凭着一股狠劲,他把业绩做成了别人的两倍,白天跑业务、晚上读夜课考自考,四年从蒙牛业务员升任为华中三省、西南三省的大区行销经理。

拓宽眼界的宋迎春,看到了渠道为王时代的变迁,他预测未来渠道要么是大综合体,要么是小便利店,中间业态会越来越没有市场,他决定从小处着手。

靠着卖房卖车的钱,他一年时间开了4家便利店,命名为Today。他本想着做两年跑通模式再回到人口更多、商业更发达的华中。哪知道,南宁是他的发家地,也是他的泥沼池。

一家店启动需要二三十万元,开业后租金成本占10%左右,人员成本6%-7%,还有每月1万元左右的水电费,每家店平均年营业额100多万,净利也就8%。虽有盈余,多花在开新店里,自己滚动,慢如老牛拉破车。

店一家一家地开,却始终走不出去。被逼到墙角的宋迎春甚至想过卖掉Today。

2010年,有人愿意用2000万元收购Today。两年时间,80万元投入翻了25倍,这对25岁的宋迎春,是足够大的诱惑。「你拿了钱,还可以去开个tomorrow嘛。」 对方说。

宋迎春又不甘心:「有人把公司当女儿养,有人当猪养,我是当儿子养,而且我的目标是不止2000万元。」

思考了几天几夜,他答复:不卖。

此后四年,宋迎春在南宁开了35家店,每年营收4000万元。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找上门来,第一次知道「路演」 这个词的宋迎春终于拿到了投资:5500万元。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在便利店这个「巨大的、快速成长的行业」里寻找标的,「Today在南宁的店让我们眼前一亮,交流时创始人眼里迸发出来的激情打动了我们。」

这一笔巨款,炸开了困住宋迎春的泥沼。

钱一到账,Today立即进军武汉。

此时的武汉,GDP突破万亿大关,位列华中第一,大陆城市第八,除钢铁、汽车等工业产业以外,以光谷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正在崛起。2014年末常住人口1033.80万人,人均GDP1.5万美元。

在外资便利店盘踞一二线城市之际,以武汉为轴心攻下华中,是宋迎春的初步蓝图。

2014年7月1日,Today武汉第一家汉街店开业,位于武汉核心商圈之一汉街商圈,附近写字楼、商场、住宅区林立,人流量大。店面两层各150平方米,共计300平方米,月租金8万元。开业第一天收入5000元,一个月亏损10万元。当时很多同行说:「等着死吧!」

宋迎春不服气,对自己说:「如果我们把这家店做盈利,整个武汉就拿下了。」他认为,便利店根本上考验的是选址能力,而这背后是承受租金的能力。「你占了一块好地,长不出庄稼是没用的,就是一块废地。」

供应商不搭理Today,宋迎春他们就去江汉路批发市场,自己进货来卖,以此支撑了前20家店。为了吸引年轻人,他们找来网红做营销。

更让人棘手的是市场环境。武汉虽然有好邦、可多、慕臣、天富、快七等本土便利店,但类似于社区小超市,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24小时便利店,市场处于待教育状态。加上初来的各项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每家80万元的直营店启动资金,开了30多家武汉店的Today很快捉襟见肘。

02 转向加盟起死回生

Today品牌总监闻莺干练利落,广告专业出身的她第一个从加盟合伙人转成Today总部员工。

2015年11月,闻莺加盟Today,店面选在了泛海城市广场,那是武汉中央商务区,武汉的CBD。她投入了近90万元,想得很美好:写字楼这么多,不愁客流。但开店时,写字楼入驻率不到30%,工作日日商(每天营业额)3000元,周末日商600元,房租每月2.8万元。

她心里拔凉拔凉的,「如果你抱着玩一把心态跳进来的话,会发现太苦了。这不是你追个风口跳进来就能坚持下去的,背后有太多东西要做。」

为了提升业绩,她想方设法,来一个客户就让加微信群,她在微信群里分享各种促销活动,例如8.8元一瓶酸奶10.8元买两瓶。又印了免费送茶叶蛋的传单,在地铁站口发放,总计发了1万个茶叶蛋;还给顾客发集点卡,集满点数就送4.99元的马克杯、抱枕。

2017年9月,闻莺的店工作日日商1.5万元,周末6000元。「把日商做起来,就是靠鸡毛蒜皮的事。」

Today在武汉的前30家店是直营店,现在285家店95%以上是加盟店。

▲Today便利店武汉门店分布图

从直营到加盟,是Today起死回生的关键时刻。

每天一睁眼,10万元没了,全年亏损3000多万元。「你就像站在桥中间,天寒地冻,进退两难」,这是Today商品总监李欣回忆中的2015年。

A轮融资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宋迎春见了大大小小的基金,无一愿意投资。「每天被人拒绝,你再沮丧再孤独再绝望的时候,走到公司门口就要让自己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

宋迎春不禁想起创业七八年,「我每天想办法怎么活下来」,借钱发工资、付房租、付货款。为了拿贷款,逢年过节要和人喝酒,最多的一次,他一人拼12人。

「我想过成功,想过失败,但从没想过放弃。」 他的办公室贴着几行字:「人因梦想而伟大,因改变而成长,路选对了,再远也能到达。」

最终湖畔大学的六七个同学,凑了3500万元的A+轮,不过是权宜之计。下半年再启动融资,仍杳无音信。

外资便利店进入中国,也面临从零开始的局面。十几年来,7-Eleven、罗森、全家在中国都有巨额亏损。在高营业额背后,有很多后台支撑投入,比如租金、人力成本,甚至还有商品信息系统、工厂、物流等投资,尤其是发展前期店数不多,规模效应未显现时,亏损很正常。

「为什么中国没有一个好的便利店出来?因为整个产业链太长了,不像日本有鲜食工厂、面包工厂、甜品工厂,有低温物流、常温物流、鲜食物流……」在投资周期有限的风投机制下,没人敢碰这块烫手山芋。

置之死地而后生,宋迎春开始思考商业模式的本质。三大日资便利店90%以上都是加盟制,如今靠直营店把品牌做起来了,现在不如彻底转做加盟,变成一个平台。

加盟制的背后是对人性的考量。相比打工的店长,加盟合伙人有天然自驱力,主观能动性强,尤其在非标品居多的便利店,更需要积极的日常维护。

岂料,第一弹就打虚了。Today拿出最赚钱的店开放加盟,找了麦当劳等连锁品牌的区域经理,对方懂管理,但沉不下心;找了一些年轻人,做了几个月就吃不了苦,坚持不下去。

2015年下半年,Today逐渐建立一套完整体系。加盟合伙人进驻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有80-100万元资金、两个人搭档、自己参与经营。Today会提供5周培训计划,最终考核通过率30%-40%,开业后配对督导引导,7家店一个督导。

加盟合伙人谢绍勇2016年4月入驻,花费150多万元,先后在武汉江汉路步行街开了两家店,一家靠近住宅区,一家沿街,有14名店员。他接手前老店日商6000元,接手第一个月靠促销活动日商冲到9000元,直接止损,2017年9月日商1.2万元,月净利润3万元。新店日商略低,大概在1万元,月净利润不到8000元。「直营店领薪水嘛,但我们自己做的话,肯定玩命做。」

督导王晓悦会定期来巡店,她负责江汉路一带的8家店,巡店会对服务、品质、清洁进行打分,还会看店员有没有说欢迎语和促销语。

加盟者和督导也有矛盾的时候,Today每半个月会出一本商品台账,规定接下来要上哪些商品,定价多少,怎么打折促销。谢绍勇有时觉得某个新品卖不动,不愿意订购,王晓悦就需要及时沟通,如果发现有特殊情况,会尊重加盟者的意见。

2016年,Today一鼓作气开了100多家店。加盟合伙人里,有快销品出身的高管,有做小生意的夫妻,有全职妈妈,有习惯便利店生活的海归。

众人舒了一口气,宋迎春却一脸严肃。「直营讲究强管控,加盟你要变成一个服务型公司,服务这些创业者。你想想每个人拿着几十万元的投名状,就来赚钱了,你没有一个共同的文化,肯定出问题。」

加盟店的店面装修由Today装修部负责,宋迎春规定禁止红包,发现一个干掉一个。Today长沙分公司总经理刘昶说,早期Today一位中上层的管理者因为诚信问题,宋迎春二话不说就开掉了。当时刘昶还是加盟商,被震撼了。「虽然是很小的事,但我们都知道了,春哥眼里揉不进沙子。」

对Today来说,这「不是墓碑就是丰碑」。

为了服务创业者,调动基层店员的积极性,Today从2017年10月起,拿出10万元免息创业基金,每个季度选30组,入选店员可以拿钱参股。

「你知道每卖一件商品就有自己收入时,你会一心想要这个店多赚钱。」江汉路地铁站店员王鑫兴奋地告诉「新经济100人」,自己已经申请了,10月先选30个,「我的青春已经有一部分献给Today了,当然希望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更好。」

03 时段经营讲究极致

绿色门头上白色柔光勾出「Today今天」,门头右下方有一行略小的字「24h便利店」。除了地铁站和商场内特殊店铺会根据地铁停运时间关店以外,Today便利店一律24小时运营。

▲Today便利店

店员分成三班倒:早班7:30-16:30、中班12:30-21:30、晚班21:30-7:30。Today的一天是从凌晨四点开始,店员开始煮茶叶蛋,把泡好的黄豆放入豆浆机,早晨七八点准备好茶叶蛋、豆浆、包子等中式早餐。中午卖便当,下午推下午茶、榨果汁,晚上有面包折扣,深夜会对附近KTV、网吧等夜场提供外卖服务。

「便利店生意是24小时每个时段的生意,你要把每个小时运营到极致,这就是一个轻食的产业连锁。」宋迎春说。

一家标准的Today便利店,一进门店员会打招呼「欢迎光临」,80平方米的店面里,码着饮料、膨化食品、日用品等2000多个SKU,鲜食区还陈列着小龙虾盖浇饭、玉米沙拉杯、火腿芝士、椒麻鸡肉手卷、卤凤爪、月饼等几十种食物。结账时,需要绕过前台的热干面、关东煮、烤肠区。

目前Today便利店有6大品类、2500多个SKU:鲜食销售占比30%,毛利率40%;冷藏低温(低温卤品和低温饮料)销售占比16%,毛利率25%;常温饮料(可口可乐、水、咖啡、果汁)销售占比18%,毛利率30%;一般食品(膨化零食、泡面等)销售占比15%,毛利率31%;日用日化销售占比6%,毛利率34%;香烟销售占比15%,毛利率约15%。

制图:彭瑞

「如果只做渠道或者只做产品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你必须有自己的渠道、自己的产品。便利店表面是渠道,背后是产品。」宋迎春说。

他想找面包供应商武汉仟吉食品有限公司合资建鲜食工厂,仟吉董事长陆伟支持,认为便利店将是未来面包的重要渠道,但仟吉高层和股东有异议。

「你怎么能把便利店做起来?你做便利店做不起来,投个工厂不等于废铁了?」宋迎春曾面对这样的质问。

红杉也不支持建厂,「太重了」。宋迎春还是软磨硬泡,各方周旋,最终艰难合作。2014年底开始建,共计投资近4000万元。

「如果鲜食做不起来,你在这个行业是没有机会的。」宋迎春说。

在所有商品中,鲜食毛利最高,购买频次也高,能带动其他商品的出售,提高便利店的利润,同时这也是Today区别于社区小超市型便利店的杀手锏。Today常温和低温饮品供应商王书勋表示:「Today算是武汉比较高端的便利店,主要特色在便当鲜食这块,比其他都有差异。」

除鲜食外,自有商品也是毛利的重要贡献者。目前Today引进广西长寿村的巴马水等贴牌生产,未来可能会有自有酸奶等更多商品,不断优化中间环节,提高流通效率。

在产品结构优化上,宋迎春提出「两个50%」占比目标,一个是鲜食,一个是自有商品。岩瀨健志的7-Eleven店也是极重视这两类商品的销售。

2017财年,日本7-Eleven快餐的销售额占比为30%,自有品牌Seven Premium 销售额为 11500 亿日元,达 3650 种,综合毛利超过30%。而据2017中国便利店大会数据,中国近一半便利店鲜食比例小于10%,自有品牌销售占比只有8%左右,高毛利(≥30%)便利店占比11%。

距离Today武汉总部20多公里外,是Today与仟吉合资的鲜食工厂。厂区面积4800平方米,生产车间3800平方米。在300平方米的包装车间,50多名工人围着3条18米长的产线忙碌,个个穿着白大褂,戴着蓝色塑料护袖。空气中混杂着鱼香肉丝、鸡排等香味。

鸡排饭团产线上,长方砖块的饭团从机器里出来时,一人就铺上海苔,一人挤沙拉酱,一人放蔬菜,一人放鸡排,一人卷起来,四人包装,最后一人贴标签。其他产线分别做着金玉满堂鱼香肉丝双拼饭和三明治。

据工厂品保主管周锦鹏介绍,这里主要生产六大品类:寿司、饭团、三明治、粥、面、沙拉。工厂产能8万份,目前每天生产2万份。

鲜食供应特别考验研发能力,需要常上新品,不断刺激消费者挑剔的味蕾。Today定有52周标准开发计划,从提交产品概念,描调研市场需求、定价与毛利获取,都有整套分析,然后交给工厂试量,门店试销,成熟了才全店推广,并行销策划。

Today在选择商品时有三个标准。

一、差异化。比如Today从日本引进的「霜淇凌」,新西兰进口奶源,乳脂含量低至1%,研发了芒果、草莓等多种口味,广告语「吃了长不胖」,成为爆品,有家店甚至1天能卖2000支。

二、本地化。比如武汉人喜欢麻辣,重口味,Today就开发香辣香锅便当、热干面,联合武汉餐饮品牌推出巴厘龙虾凉面,受到热捧。

三、美味好吃。比如最正宗的凉皮在西安,Today就派研发人员去当地拜师学艺,并结合武汉人的口味调配芝麻酱,在夏天推出清爽的凉皮。

据宋迎春介绍,一家店每周会上新2个新品,每个月会汰换150个产品,2016年的新品汰换率达75%,2017年预计83%。鲜食工厂2016年3月投产以来,便利店日商提高30%,综合毛利从28%-29%升至30%。

茶叶蛋、关东煮、包子等即食类食品也可囊括到泛鲜食领域,三者包揽了Today销售榜前三名,茶叶蛋卖得最好,平均每家店一天卖100多个,一个月总共卖百万个。

2017年9月28日下午和晚上,「新经济100人」在武汉江汉路和汉街附近,逛了6家Today店、3家美宜佳店、3家中百罗森店、1家可多店、1家天富店。发现美宜佳、可多、天富等更像是社区小超市,鲜食只有面包、烤肠、关东煮等。中百罗森和Today的鲜食较多,中百罗森的鲜食种类更全,即使在晚上,中百罗森的鲜食供应仍有不少,Today的货架所剩不多。

▲Today便利店

店里的客人多是年轻人,买面包、关东煮的较多。这也是Today关注的核心用户——25-35岁之间的白领群体,再往下走就是10-20岁的学生群体,由于中外生活方式的差距,社区反倒不是Today关注的重点。

用户群决定了Today的选址标准,年轻人流聚集的商圈,以及涵盖写字楼、商业街、住宅区的综合体成为Today重点挖掘的对象。他们会测算人口密度、人群消费能力、人流量等数据,甚至地处阳面还是阴面、是不是在转角也有讲究。

刘昶曾参与选址开发工作,他透露,主要关注武汉这几大商圈:武昌的街道口、光谷、徐东、中南、岳家嘴商圈;汉口的武汉天地、武广、菱角湖、江汉路、宜家商圈;汉阳的王家湾、铜锣湾、四新商圈。随着武汉地铁的完善,地铁店也成为热门选址之一。

如今,Today便利店有285家,分布在武汉、南宁、长沙。平均客单价13元,2016年营业额3亿多元,2017年预计8亿元,综合毛利30%,从2016年7月开始盈利。

04 风口吹来零售变天

2014年,Today汉街店日商5000元;2017年,汉街店日商27000元。当初被同行断言「等着死吧」的Today没死,活下来了,还活得不错。

李欣从南宁的时候就开始跟随宋迎春,「回头看,我们是想尽一切办法使自己活下来」。为了活下来,Today做了很多创新,是南宁第一家卖包子、卖茶叶蛋的,也是南宁第一家卖进口产品、关东煮、鱼蛋的。

「我们是打不死的小强。」李欣说。

城市的差异也体现出来了:Today南宁平均日商8200元,武汉平均1.1万元。跨出泥沼,宋迎春品到了「极目楚天阔」的滋味。

此时,3000公里以外的日本,便利店业态已经非常成熟,竞争激烈。日籍华人岩瀨健志入行十多年,已拥有两家7-Eleven店。

1968年出生的岩瀨健志,曾经创下一天卖掉1500个关东煮的业绩,在全国排名65名。通常,一家便利店一天卖出150个关东煮算不错了。为了做到这样的业绩,便利店方圆2公里的3000户人家,岩瀨健志带着妻子、伙计上门拜访发放促销资料。3年里,每户拜访20次,共计6万次。他由此还清了债务,在日本安居乐业。

两家店一个月有15万元人民币收入,交给妻子经营。他就职于一家咨询公司,给企业做零售业等行业培训。期间,他数次往返中国,看到了中国企业的蓬勃发展,和年轻一代企业家的学习渴望。

宋迎春的偶像是乔布斯,外表憨厚的他心思却很细腻,2011年10月5日,乔布斯去世,他一直刷电脑一直哭,哭了一上午,中午冒雨去菜市场买了苹果和鲜花,放桌上祭拜偶像。他没忘记那句话——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

不等他改变,世界就变了。

改革开放第二春后,外资企业加快涌入中国的步伐,7-Eleven25年里在大陆开店2000多家,全家13年里斩获1800多家,宣称2024年目标1万家,罗森21年里收割800多家,宣称2025年达到1万家。

在超市、百货业态下滑后,传统零售巨头也开疆辟土,抢食便利店这块大蛋糕。红旗连锁、天虹股份、中百集团、王府井集团、供销大集、联华超市、苏宁云商等上市公司纷纷布局,在原有的超市百货主业上延伸,通过并购、战略合作、自己开店等方式寻求突破。

不同于日本便利店的寡头分布,中国便利店行业集中度低,四方诸侯割据。美宜佳和天福主攻广东,唐久和金湖占据山西,全时和好邻居偏好北京,红旗连锁盘踞四川,苏果霸占江苏,就连三大外资便利店的重心也很明显,7-Eleven多在广东,全家和罗森喜呆上海。

制图:彭瑞

零售的战乱还没结束,受制于电商天花板的互联网巨头也横插一脚。

今年4月10日,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宣布,京东5年内将在全国开设超过一百万家京东便利店,其中一半在农村。

5月26日,阿里巴巴再次出手,入股联华,成为第二大股东。

8月28日,第一家天猫小店在杭州正式运营,预计阿里财年底(至2018年3月31日)将突破一万家,阿里宣称未来要开600万家天猫小店。

与便利店争夺市场的,更有可能是另一条赛道上的玩家。

阿里投资的盒马鲜生和永辉旗下的超级物种,在生鲜电商O2O基础上,开发「未来超市+餐饮」模式,高鲜食比例背后是优化的商品利润结构,竞争力不容小觑。

在人力和租金成本上涨的时代,以缤果盒子、淘咖啡为代表的无人便利店,在资本的煽动下火起来了,连带着无人货架等一大批跟风者。

宋迎春面对这热闹的市场,一方面高兴这会催生行业的成熟,一方面又显得冷静克制。「便利店的根本是你的供应商、你的商品,消费者又买你的服务,所以人是投资、是财富,不是成本,这一定是人的生意。无人(便利店)无非是放大的自动贩卖机,搞得妖魔化了。」

纵观日本,有500万台自动贩卖机,每25人一台,照样有6万家便利店。宋迎春认为,中国的便利店市场会有7-10万亿元,无人便利店大概占10%多。

新零售风口下,宋迎春预测会出现群雄混战局面,「未来3-5年依然是区域性品牌,5-10年会分出大致的比如南北霸主,10年左右三大日资便利店可能会被干掉,或卖掉,不会像现在自己经营。」

在学习日资便利店的同时,宋迎春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3-5年内中国便利店一定会升级。比如日资便利店还有ATM机服务,而中国的移动支付非常普及,沉淀的数据价值将不可估量,这会推进便利店的精准营运。

从短期来看,在商品上,宋迎春考虑的是怎么把商品做好吃,做新鲜,再往后走就是技术赋能,怎么给不同顾客推送不同的商品,让数据来优化管理。

「左手茶叶蛋,右手黑科技。」他向「新经济100人」形容。

在市场上,Today在未来两三年内仍专注华中,目前覆盖武汉、南宁、长沙三市,明年可能进入郑州、合肥等,打下华中的省会城市和GDP前一两名城市。之后往华南、西南走,采取并购等方式加快扩张。

「零售是苦逼的活,宋迎春能吃苦耐劳,有感染力,能把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传递给别人。他也能不断成长,我们认识以来,他的眼界和境界提升了很多,对业务本质的理解、对未来的思考持续加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说。

2017年2月,24岁留日,49岁归国的岩瀨健志,受宋迎春之邀担任Today营运总监,两鬓斑白的他觉得「是被春哥这个梦想给诱惑过来的」。

被梦想吸引的还有刘昶。他原本是Today加盟商,把加盟店日商从7000元提升到1.2万元。

刘昶没有看其他便利店,直接加入Today,他认为可多、慕臣偏传统,更适合夫妻店。他预感Today能做出更多的事,2015年的Today没有鲜食工厂,「春哥说会有的,我们就相信。」

2017年,他转到Today总部,担任长沙分公司总经理。

2015年5月到2017年7月,Today长沙共开店9家。刘昶负责长沙区域之后,加快了开店的步伐,两个月开了3家,新签5家,预计年底将把长沙分店总量提升为25家。

长沙便利店规模排名第一的是汇米巴,约250家店;其次是千惠,约220家;第三是珊珊,约50家。刘昶准备2018年Today长沙总店面数提升为150家。

他告诉开发经理:「你看,开半小时的车才能看到一家Today,我希望未来开车5分钟就能看到一家Today。」



转载请注明:查航新闻 Chumhum News » 便利店是新风口?看看这个做了9年近300家店的创业者怎么说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